说好的新制造,将以何种方式打开?

说好的新制造,将以何种方式打开?

2020年10月20日 22:50:03
来源:大七环

9月16日,阿里发布重磅消息,保密3年的阿里新制造一号工程“犀牛智造”正式亮相,犀牛智造工厂也在杭州正式投产!这个猛男绣花的铁憨憨——“犀牛制造”到底是什么?

事实上,早在2016年10月的杭州云栖大会上,马云就提出了新制造概念。当前,随着物联网、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的不断发展与融合,新制造也从概念走向落地。

C2M模式:开启“新制造”时代

对于新制造,马云曾做过类似阐述:“以前一个村子的女孩穿同一件衣服叫流行,现在每个女孩要求与众不同才叫时尚。以前一个流水线每天能生产5000件一样的衣服,现在希望实现同一流水线上生产5000款样式不一样的衣服。”

如何推动互联网信息技术与智能生产制造的融合,打通个性化需求与工业化生产的障碍,始终是新制造需要解决的难题。而C2M(Customer-to-Manufacturer)模式能够将消费端个性化需求与供给端直接链接,按需制造,以销定产,除去中间流通环节,为顾客提供高性价比、个性化的产品。实现供需关系和生产方式的双重颠覆,C2M模式正脱颖而出!

资料来源:大七环整理

目前有两大类企业纷纷入局C2M,一类是寻求模式创新的生产企业,一类是拥有信息技术和海量用户的电商企业,由此可以将C2M模式大致分为品牌型和平台型

品牌型由所在行业的生产商发起,直接服务消费者,如红领集团的酷特智能。平台型则大多由电商平台发起,依靠互联网串联生产企业,对接消费者,如“京东京造”、“苏宁C2M生态”以及阿里新推出的“犀牛智造”。

红领:第一个吃螃蟹的公司

在犀牛智造入局之前,C2M、智能生产、定制化在服装行业已经不是新鲜词儿。

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中国代表团在开幕式穿的西服是由一家叫做“红领”的青岛企业,为每一位运动员量身定制的。这家成立于1995年的企业,一开始和大部分的中国服装企业一样从事代工、贴牌生产。

资料来源:红领集团官网

21世纪初,行业竞争加剧、外部环境恶化,OEM/ODM之路越走越窄,红领集团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开始了定制化转型。2004到2007年间,红领的智能生产线初步形成,并在2007年成立酷特智能,开启定制化服装生产的探索。酷特智能于2020年7月在创业板挂牌交易,被称为中国服装定制第一股。

红领模式是以订单推动的大规模定制生产,线上线下平台采集B端和C端客户的订单需求,通过数据挖掘和分析整合形成定制化设计,再由智能生产系统排产、制造、发货。

资料来源:酷特智能招股书

红领西服实现大规模个性化定制主要依托两大要素。

一是大数据。红领根据丰富的西装定制经验,采集了版型、款式、面料、BOM(物料清单)四大数据库共超百万亿量级的数据。例如,对西装上衣就提供了118种领型、181种下口袋、48种后衩、88种胸袋的不同款式设计。不同的面料和辅料,针对客户肩、襟、胸、袖、背形态的不同版型,这些大数据使得“一人一版”成为可能。

二是智能化生产。红领的定制生产流程共有20多个子系统,超过300多个控制节点,涵盖生产、供应、销售、客服等全流程。

资料来源:酷特智能招股书,大七环整理

通过线上平台下单的同时,客户可以选择不同的量体方式来提供定制西服所需的尺寸。一般来说,普通的定制需要客户到店或者裁缝上门提供服务,而红领则提供了“易拍量体”这一方式,标准化、智能化量体流程。

我们以消费者的身份登录了红领的微信小程序,尝试了在线量体的过程,可以看到,通过采集基本数据+拍摄本人照片的方式,红领以最简单的方式实现了量体数据的在线采集。相比传统的西服裁缝门店动辄几百的量体数据采集,红领只采集了基本的身体数据,这无疑是在简化流程和精确定制之间取了平衡。

资料来源:红领微信小程序

红领所提出的这种大规模个性化定制,相比于传统的裁缝手工定制,效率更高、规模更大。传统手工定制往往需要数月工期,红领通过简化流程、结合大数据将各种需求尽可能地标准化,缩短定制工期至7个工作日。同时,红领依托本身服装生产企业的优势,在面料采购、打版设计、成衣生产上具有丰富的经验,压低了成本。可以看出,红领从生产端出发迈出智能化定制、C2M的第一步,在控制成本、提高效率上具有非常大的优势。

犀牛智造:能否成为C2M新样板?

9月16日,“犀牛智造”的正式亮相,让马云的“五新”版图落子成形,也让C2M模式再次升温!犀牛智造无疑是今年互联网行业的一大创新,也是平台型C2M模式的新秀代表。

根据犀牛智造官网信息,平台运用一系列新兴技术,为工厂构造智慧大脑,连通消费趋势、销售预测和柔性生产,构建云、端、智、造融合的新制造体系,实现服装制造业的智能化、个性化、定制化升级。对应新制造体系,平台具备五大功能,需求大脑、数字工艺地图、智能调度中枢、区域中央仓供给网络和柔性智能工厂。

资料来源:犀牛智造官网,大七环整理

作为专门服务中小企业的数字化智能化制造平台,犀牛智造选择了服装行业作为首次切入的领域。根据淘宝、天猫、社交资讯、潮流趋势等因子,运用大数据、NLP等技术构建预测模型,发现潮流趋势。同时,犀牛工厂利用物料全生命周期的数字化、智能调度,进行需求和产能的精准匹配,实现智能柔性生产。把握趋势、快速响应,犀牛智造口号是“让时尚应需而造”。

资料来源:犀牛智造宣传视频

需求端犀牛智造打通淘宝天猫,为品牌商提供精准销售预测,100件起订、7天交货实现按需生产;供给端犀牛智造通过柔性制造系统承接中小企业个性化、小规模的订单,截至目前犀牛已累计为200位淘宝天猫商家、主播、时尚达人等提供生产服务。

品牌型和平台型

两条路径加速C2M模式创新

新的生产方式一般都意味着更低廉的成本,新企业的出现必然会拉低行业的供给曲线,从而实现更低价格、更多产量的新平衡,这就是行业的新突破。

C2M模式的两个实践者,红领作为生产制造商,直接面对客户,掌握成熟工艺,而阿里巴巴作为平台,掌握海量的消费互联网资源。因此,他们分别打造的酷特智能和犀牛智造,代表C2M模式实践的两条不同路径。

资料来源:大七环整理

以红领模式为代表的品牌型C2M,是由单一品牌基于传统制衣流水线发展而来,依托自身的工艺经验、生产模式,进行C2M的探索。其从制造工厂的角色出发,利用大数据、信息平台和智能生产,试图打破个性化与工业化难以融合的矛盾。

以犀牛智造为代表的平台型C2M,是由阿里这一互联网平台打造的C2M模式,利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分析整合消费者的定制需求,向制造商发送生产订单,在保证快速周转的前提下生产出个性化产品,高效精准地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在数字时代,行业破局正在加速,也出现了更多加速行业变革的新要素。品牌型和平台型的C2M虽然路径不同,但本质上都是在追求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实现按需个性化定制。

资料来源:大七环

降成本:酷特智能转型升级,大幅缩减流通环节,成本大大降低。企业的利润空间增大,是传统模式的3-4倍以上,更远高于OEM、ODM等代加工低利润模。犀牛智造与淘宝中小商家试点合作,按需下单,商家不需要囤货,成本同样降低。

提速度:数据驱动,智能制造。犀牛工厂内遍布自动化绣花、自动化梭织、自动化运输、自动化分拣、智能机器人、视觉识别等智能设备,能够明显提高生产效率。犀牛智造更是做到了产前排位、生产排期、吊挂路线,都由人工智能来作决策。服装行业平均1000件起订、15天的交付流程,犀牛工厂内实现了100件起订、7天交货。

打差异:个性化定制是消费市场新趋势。酷特智能主打西装、大衣等中高端服饰产品,客户交互平台支持全球消费者的自主设计,海量的数据库系统,能够满足99.9%消费者的个性化设计需求。酷特智能实现大规模个性化定制,定制服装不再高不可攀,市场自然形成向中下层消费群体的渗透力。犀牛智造为中小企业提供了小批量、个性化、高效率的生产选择,产品主要是淘系企业高销的T恤、衬衫、卫衣等服饰。向上可冲击高端市场、向下服务中小企业,犀牛智造面向的消费群体更多元。

新制造: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的融合发展

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的融合发展,正成为“新制造”的主流趋势。

资料来源:大七环

酷特智能立足于产业互联网向消费端不断渗透。红领从服装制造起步,布局产业互联网,同时搭建了旗下品牌“红领”、“酷特云蓝”的线上门店,支持国内外消费者在线定制,与物流公司进行信息系统对接,自动打印运单、运单状态实时跟踪。

阿里是消费互联网的领导者,战略布局产业互联网。2018年3月,阿里巴巴迅犀(杭州)数字科技有限公司成立,致力于实现规模化、数字化柔性生产的“云制造”。同年,阿里巴巴开启了“工业互联网战略”,为企业开展数字化升级,打造行业级或区域级的工业互联网平台,赋能智能制造。“犀牛”在制造业已经低调潜行三年,在电商积累普遍欠缺的制造环节,阿里早已战略布局。

C2M模式尚未发展成熟,无论是品牌型还是平台型,均有痛点。

红领模式品类单一、客户单薄,而扩展品类面临着极大的成本压力。红领提供定制的品类以职业套装、西装等品类为主,这一品类的用料单一、量体数据采集点较少、对个性化艺术化设计的要求较低,同时面向的客户以企业集体定制为主。这样能够严格控制面料采购、客户量体、制作打版、运输配送过程中的成本。可以说,红领目前实现的定制,是最简单的一种定制。一旦将这种模式推广到更多的品类,触及更多的消费人群,成本的增加可能是成倍的。

而犀牛智造也有其自身的问题。“小单快反”模式难以形成规模化,压低成本的同时如何保证产品质量?线上定制,消费者享受不到线下购物的真实体验,线上看到的照片、丈量的尺寸都是虚拟的数字,无法与线下面料真实的触感、服装试穿后的体验相比拟。同时,犀牛工厂让服装行业中小企业倍感压力,作为一家“共享工厂”,其价格低廉且背靠官方平台,对淘系品牌极具吸引力,这就会对非淘系的代工厂形成较大的冲击。平台模式目前只是在服装行业进行试点,但这一模式能否复制到其他行业,实现“从1到N”的裂变也尚未验证。

消费互联网之后,产业互联网正成为互联网的第二战场。互联网发展从关注个人需求到关注企业生产,从消费端数字化走向供给端数字化,商业模式创新也从消费环节不断过渡到生产环节。“消费”和“产业”并非独立分割的,提升生产效率,同时改善消费体验,企业不断寻找“价值”和“流量”的最优解。

结语

两种路径的新制造模式,各领风骚?还是殊途同归?

品牌型和平台型C2M,由于自身各有特点,面向的市场也存在差异,短时间内将会是各领风骚,但两者作为新制造的实践者,未来注定会殊途同归随着C2M模式入局者越来越多,路径形式也会更加丰富,C2M是新制造的确定方向,但最后谁才是真正赢家还尚未确定。长期来看,促进生产和消费的良性互动,实现从需求侧到供给侧的整体效率提升无疑是“新制造”的主要任务,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融合发展是大势所趋。

参考资料:

1、酷特智能招股说明书.

2、犀牛智造官网,https://xunxi.alibaba.com/home.

3、中新网,阿里巴巴“犀牛智造”入选世界经济论坛“灯塔工厂”.

4、人民邮电报,助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数字经济需从产业互联网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