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控创始人、蓝卓创始人褚健:推进企业数字化转型,打造工业版操作系统

中控创始人、蓝卓创始人褚健:推进企业数字化转型,打造工业版操作系统

2020年11月26日 17:52:37
来源:财经杂志

“我们试图打造这样一个工业操作系统,能够把现在工厂里大量应用的各种各样的工业软件能不能变成各种各样的工业APP,这也是工信部提出来的打造一大堆的几十万个,甚至几百万个工业APP,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才有可能实现软硬件的分离。”11月26日,中控创始人、蓝卓创始人褚健在“《财经》年会2021:预测与战略”大会表示。

中控创始人、蓝卓创始人褚健

中控创始人、蓝卓创始人褚健

褚健表示,工业4.0是由工业软件驱动的工业革命,需要大量的工业软件来支撑。“工业软件应该包括工业知识、工业机理、工业模型、工业经验和工业数据”。褚健还强调,工业软件尤其重要,是工业智能制造的“灵魂”。

企业如何实现数字化转型?褚健认为核心是让工厂变得可视化。“就像我们开一辆汽车,胎压多少,油还有多少,或者电量还有多少都不知道的时候,我们开这辆车上高速公路是会非常、非常害怕的。”褚健表示。

如何实现可视化工厂?褚健表示,这就是工业互联网要做的——把工厂的所有数据连接起来。他认为,工业互联网还有三大类问题需要探索解决。第一类是关键的核心装备,第二类是链接问题,即如何把生产的各个环节连接起来。第三类是从产品设计一直到出货的全程中,SaaS化。

诸健还进一步解释到,一个工厂相对来讲是一个有机体,如果把一个工厂压缩成一台手机,大家可以理解,把工厂内部所有的设备全部联结在一起的时候,那就是我们讲的第三代的操作系统。

以下为发言实录:

褚健:今天很高兴第一次参加财经的论坛 ,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想法。接着王飞跃老师的中国制造业往哪去,怎么走,正好因为余院长和王老师的两个报告以后我觉得可能能够跟大家汇报一下我最近的一些想法。

我汇报的题目是“推进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其实我是和工业企业接触的比较多,我本人一直在做自动化,服务于流程工业,一天24小时一年365天都不会停下来的那种装置,比如说炼油、石化、化工,包括电力、核电,这样一种深更半夜也会开在那的,因为涉及到大的工业。这种企业如果没有怎么样肯定是不行的,没法运行,按照今天大规模制造,大规模生产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我在这想汇报一下,针对这样的工业企业,包括其他的离散型制造业我们下一步如何实现数字化转型,因为大家都知道数字化转型已经是一个必然的趋势,不可能说我们不要这条路我们还有其他一条路。从工业1.0到工业4.0,中间工业3.0是什么,可能会有一点点提问,有的人说是自动化,有人说数字化,有人说信息化,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工具数字化在这里面起到了就是大规模制造,能够确保产品质量的稳定,特别是像石油、化工行业,都是黑箱,一个反应器,一个金牛塔,一个炉子,里面到底是什么,变化到什么程度,我没有很好的检测能够看得到,所以很重要的就是确保它的安全。

对于工业4.0来讲,我个人觉得应该是由工业软件驱动的工业革命,就像每个人的脑子里的知识,这就是最宝贵的东西,可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脑子,自己的神经,自己的神经元,但是随着知识越多这个人是会越聪明的。对工业来讲也是一样,大量的软件能够应用了,这个工业一定是最聪明的,就像我们的产品也是一样的。

对于工业的发展来讲,我只是用这张幻灯片来讲一下工业发展的三大技术,工艺技术是首先的,前面曹院士提到的工业技术,新的产品,新的材料,新的工艺。第二就是先进的制造的装备,有很好的工艺但是生产不出来没有用,在现有的工艺和现有的设备,就是我们今天大多数工厂在运行的情况下。第三个技术就是如何能够应用先进的自动化技术和各种各样的工业软件,包括我们今天用的ERP,其实也是帮我们企业提高我们的管理水平。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如何能够对大量现在已经在运行的工业企业用工业自动化,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工艺知识,这些综合在一起能够提高的我觉得是一个非常非常巨大的空间。

我们最近国家也很重视工业软件的发展,因为从芯片被卡,EDA被卡,哈工大,哈工程的(matlab)被卡等等都促使了我们要高度重视软件的发展,但是对于软件来讲,工业软件尤为重要,当然基础软件也很重要,非常重要,这是基础。工业软件不仅仅是一个产品,不仅仅是一个软件,首先当然我认为它是需要有工艺知识,工艺模型,工艺的规律,而不仅仅是一个IT的产品。洛克希德·马丁,大家说它是最大的软件公司,我个人不这么认为,它是有很多很多的代码,但是它还是附在它的战斗机,附在他的武器装备上,并不是单独来卖的。但是如果说把这个产品单独来卖,卖出来以后我们大家都可以去用,或者我用,或者帮他服务于工业对象的时候,这个软件可以称之为真正的工业软件,它是一个商品。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认为工业软件应该包括了工业知识,工业机理,工业经验,工业模型和工业数据。所以我说工业软件不仅仅是一个IT的产品,它不仅仅是一个软件,它是工业产品,它是工业制造的灵魂。有很多人我们觉得特别是互联网企业认为有IT+OT就可以了,或者是OT+IT,但是我进很多企业的领导交流,跟很多的工艺工程师交流以后,我们大家形成一个共识,就是认为在工业领域里不是OT+IT,或者不仅仅是OT跟IT,而更重要的是前面三个T,就是PT技术,就是工艺技术,设备技术,ET技术,包括自动化的技术,包括采集数据,刚才王飞跃说的我们是生产出来大量的数据,所以只有把五个T加在一起才有可能解决中国的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问题。

因为我所服务的领域更多的看到的是这张照片,大家不一定喜欢的,会爆炸,会污染,造成很大困惑的,去年3月21号江苏的响水爆炸以后造成了江苏非常大的企业怎么压缩化工企业,但实际上化工企业是绝对不可以没有的,因为它涉及到我们所有的生产生活各种用品的基础的原料工业,所以我们也不存在所谓的换道超车,超车也许还有点点机会,但是换道的可能性是没有的。

如果说针对一个企业要实现数字化转型,它的核心,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让这个工厂变成可视化,就像我们开一辆汽车,这辆车胎压多少了都不知道,油还有多少,电量还有多少,不知道的时候,我们开这这辆车上高速公路的时候是非常非常害怕的。所以首先要知道我这个工厂是不是安全的,哪个地方有安全隐患,哪个地方可能泄露,哪个地方可能会有爆炸的可能性,或者说哪个地方能耗大了,我可不可以改进,哪个地方质量不好了我怎么提高,等等这样一些问题都是每一个企业所关心的。其实说到底他并不关心你有没有计算机,有没有用这个那个,最重要的是我能不能赚钱,任何一个企业他想生存最重要的是赚钱,怎么赚钱是最重要的。如果变成一个可视化的工厂以后,怎么能够把一个工厂的所有的数据连接起来。所以我在这也接着余院长的话,我们工业企业的连接就是我们现在所谓的工业互联网,工业互联网有三大类的问题需要我们大家一起去探索解决。

第一类关键的核心装备,比如说像人的心脏是不是需要有一个心电图能够背在那,如果说这个手表能够检测我所有的生命体征,我的脑子、心脏,包括其他的血液的状况,这个东西如果都有的时候,大概一个人是可以看得见了。所以关键的设备,就是我的五脏,我的脑子这一几块,至于我的手指头可能也很重要,但是万一它断的时候并不是那么重要的。但是我的心脏一旦出问题瞬间就没有了,所以关键设备的连接,一般就是由供应商提供的,第二个连接就是把身体的所有我身体的所有的环节都能够连接起来,无论是我的工业设备,比如说一个泵一个阀,一个管道,一个反应器,一个加热炉,甚至一个机床,一个零部件,一个什么样的AGV的小车,所有的东西,都把它连在一起的时候,包括物流,包括能源流,包括人在这里面的操作,以及我们的资金流,所有一切都连接起来,我们称为工厂内部的工业操作系统,如果我们能作出这样的操作系统,我相信我们的可视化就能够做到了。

第三个,从产品设计一直到产品出去的时候,我们的产品设计、工程、运营、管理,这些软件现在很多都慢慢变成SaaS化了,今后的趋势更加明显。所以这一类的联网或者是连接也是非常重要的。

凯文·凯利很有名,他认为第一代是连接了文件的操作系统,第二代的操作系统连接的是人,他说第三代的操作系统连接世界。如果说把一个工厂大家可以想像,一个工厂相对来讲成为一个有机体,如果说把一个工厂压缩成一台手机,大家可以去理解,就像我刚才讲到的我把一个工厂内部的所有的设备,所有的动设备、静设备,机电、移控,包括物流、能源流、资金流,我全部把它连接在一起的时候,就是我们讲的第三代的操作系统。

我们试图想打造这么一个操作系统,能够连接企业内部的东西,让一个工厂变成一个可视化,如果这个是能做到的,有可能我们能够创造另外一种生态,就像现在互联网的,移动互联网的生态一样,我们能够把最聪明的脑袋吸引过来开发各种各样的工业应用。比如说刚才我前面讲到的工业软件,如果说我们今天的工业软件可以应用的话,大量的存在着二次开发的工作量,定制化的工作量,还有数据的连接,设备的连接等等一堆的事。所以使得每一个软件供应商都非常非常累,最好是苦活累活找别人干,我只做一些相对来说核心的这一部分,但实际上这块的推广应用会制约了整个公司,整个的制造业的整体的数字提升。

我们过去二十多年,我们的控制系统在中国已经做了两万多家客户,有4万多套控制系统在那应用,但是我花了27年的时间,中国有38万家规范制造业企业,有300多万家制造业企业,如何能够让这么数量庞大的制造业企业享受到工业互联网的好处,都能够享受到职能制造的好处,都能够享受到工业软件的好处。如果说我们一家一家去干,我想这个过程是非常漫长的。

那么我们有没有可能把时间缩短一点,能够通过十年、二十年就能够实现所有的企业,但是大家想想我们造那么多的房子我们花了几十年,都是靠很多很多的功臣去生产,去制造。对于工业企业如果说要想制造业数字化转型要想实现的话,也一定需要大量的这方面的这方面的人才,但是我们有那么多吗,不可能。所以这个时候能不能像移动互联网一样,通过像手机,安卓商店,苹果商店,就下载一个,通过比较简单的工业应用或者是去技能化的一些工业软件,能够使得不要太专业的人也能够做专业的事。所以我们就试图打造这样一个工业操作系统,能够把现在工厂里大量应用的各种各样的工业软件能不能变成各种各样的工业APP,这也是工信部提出来的打造一大堆的几十万个,甚至几百万个工业APP,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才有可能实现软硬件的分离,通讯的连接,数据的连接,我们形成一个数据底片,也使得今后我们的生产模型从左边的五层的能不能变成一个圆形的平台式的,大家都围绕着工业操作系统周边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各种各样的软件,就跟我们今天的手机类似,当然我们的服务会有很大的不一样,就是下载一个APP花一分钟两分钟就可以,可能需要几天的时间甚至几个月的时间,但是总体来讲比你重新开发定制化更容易。如果说能够形成就像我们所有的数据,就像树根一样,通过这个树干把数据汇总,我们上面各种各样的果实我们可以通过软件来实现。

这是一个典型的图可以看到,中间我们看到这张照片就是工厂,通过OS的工业操作系统平台,我们把所有的数据都连接了,周边这一圈包括这一圈里每一个下面的模块,包括某一个模块里的各种各样的场景,因为不同的工业企业就有不同的设备,不同的工艺,不同的人,不同的物料,所有的都会有大量的APP,由各个行业的专家,各个行业的软件开发商,系统集成商,大家一起共同的去做,最后形成一个生态,使得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成为一种可能,或者说大面积的实现成为一种可能。

最重要的形成这样一个生态合作的关系,包括开发者,系统集成商,包括我们要作出这样一个操作系统要不断的迭代,也可能会花很多年的时间不断的迭代。就像今天,至少十几年前我不知道,最后是安卓赢的,那时候有赛邦,有一个windowsmobil。最后安卓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完全是外行的操作系统变成了今天手机通用的,占了绝对的市场份额的操作系统。

由于时间关系在这就把我的一些观点可能很不成熟跟大家分享一下,也希望大家能够提出批评指正,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