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珍海离场国资介入 ST威龙进入“实控人真空”期

王珍海离场国资介入 ST威龙进入“实控人真空”期

2021年01月16日 15:26:56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为威龙葡萄酒的创始人,王珍海对ST威龙(603779,SH)18.83%的持股权已于日前走完了拍卖程序,并完成股权司法划转。

1月15日晚,公司发布公告称,上述股权的“接盘方”于是资本管理(深圳)有限公司-于是鑫诚一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以下简称于是鑫诚一号),已正式将其持股比例所对应的对公司的表决权及提案权等无条件地无偿委托给山东省鑫诚恒业集团(以下简称鑫诚一号)有限公司。本次权益变动后,于是鑫诚一号与鑫诚恒业为为一致行动人。

记者注意到,鑫诚恒业实际为青岛市即墨区国有资产运营服务中心全资持股。但在国资现身之后,ST威龙却也就此陷入了尴尬的“无实际控人”期,发展前景引发关注。

另一方面,因王珍海所涉的违规担保案件,ST威龙也未能全身而退。根据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近期的两则判决结果,在王珍海等人所涉及的一起近1.5亿元的借贷纠纷中,ST威龙被判处对债务人不能清偿部分,要承担一定的补充赔偿责任。对此,ST威龙表示,该判决为终审判决将影响公司本期利润,具体数据以最终审计结果为准。

ST威龙进入“无实控人”状态

纷扰数月的王珍海股权拍卖再次有了新的进展。掌舵公司多年后,王珍海也不得不将其一手创办的威龙葡萄酒“拱手让人”。

根据ST威龙1月15日晚发布的“股东之间签署《表决权委托协议》暨股东权益变动提示性公告”,公司股东于是鑫诚一号将其持有的ST威龙0.63亿股限售流通股(占威龙股份已发行股份的 18.83%)的表决权及提案权、提名权、质询权、建议权、股东大会召集权等无条件地无偿委托给鑫诚恒业, 本次权益变动后,于是鑫诚一号与鑫诚恒业为为一致行动人。

记者梳理发现,2020年11月,王珍海的部分股权在阿里旗下的司法拍卖平台竞价成功,竞买人鑫诚恒业系受到于是鑫诚一号方面的委托,该基金决策投资ST威龙,其将线下支付全部交易价款,并由于是鑫诚一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直接取得股票。

ST威龙对此表示,已于近日收到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公司出具的《股权司法冻结及司法划转通知》,于是鑫诚一号的持股比例由0 提高至18.83% ,王珍海的持股比例由25.30%降至6.47%。

值得注意的是,ST威龙还表示,于是鑫诚一号实为鑫诚恒业对ST威龙的持股平台,仅有鑫诚恒业一位投资人,且仅用于其持有威龙股份的股份。而根据工商信息,鑫诚恒业实控人是青岛市即墨区国有资产运营服务中心。这也便意味着,山东地方国资正式介入风雨飘摇中的ST威龙。

另一方面,去年8月,王珍海所持有的公司1.36亿股份(占王珍海所彼时持有ST威龙股份的46.47%,占公司总股本的21.96%)也曾经历一次司法拍卖,深圳市仕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成交价4.86亿元正式取得上述股份,并成为ST威龙的第一大股东。

不过,ST威龙也就此进入了眼下的实控人真空期。“上述股份被司法划转事项将使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由王珍海先生变为无实际控制人。”ST威龙补充道。

ST威龙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实控权的变更似乎也引发了公司高层的人事震荡。据ST威龙1月15日晚披露,公司董事会收到了公司董事长孙砚田先生、 董事张丽丽女士、董事赵志明先生、董事胡本源先生的书面辞职报告,因工作调整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第五届董事会董事职务,胡本源先生申请辞去财务总监职务。

辞职后张丽丽女士、赵志明先生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孙砚田先生辞去董事长职务后,仍在公司担任董事、总经理; 胡本源先生辞去董事、财务总监的职务,其在公司的职务另有安排。公司将尽快按法定程序补选新任董事,孙砚田先生仍代行董事长,代行期限至新任董事长选举产生时止。

而根据日前《新京报》对ST威龙的采访,工作人员一度表示,公司第一大股东仕乾投资一方尚未提出安排董事或相关高层,后续是否将安排董事,暂不知晓。

对于ST威龙来说,创始人王珍海虽正在淡出公司,但其对公司的影响并未就此终止。记者梳理发现,在担任ST威龙董事长期间,王珍海曾以公司名义与上述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并加盖公司公章。而根据ST威龙在2019年对上交所问询函的回复,公司此前共涉及7起未披露的违规担保事项,被担保款合计2.51亿元所涉及的被担保对象中,山东龙口酿酒有限公司、龙口市东益酒类销售有限公司均显示为ST威龙的“其他关联方”,系王珍海亲属控制的公司。

根据ST威龙2020年12月30日所披露的涉诉结果公告,有关公司与烟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龙口支行一起涉及4978万元的违规担保案件中,法院判决上市公司对债务人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20%的补充赔偿责任。

而在与华夏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烟台龙口支行的一起涉及1亿元的违规担保案件,法院判决上市公司对债务人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30%的补充赔偿责任。法院判决书显示,ST威龙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单位管理混乱,对合同无效亦存在相应过错。被告威龙葡萄酒股份有限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后,有权向被告山东龙口酿酒公司追偿。

对于以上诉讼对于公司业绩的影响,ST威龙表示,上述判决为终审判决,将影响公司本期利润,但具体数据要以最终审计结果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