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医药收购联坤商贸:行贿经侦队长、8.25亿收购款分文未付

桂林医药收购联坤商贸:行贿经侦队长、8.25亿收购款分文未付

2021年01月19日 15:58:00
来源:经济观察报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李微敖 “买通警察,以打击商业对手。”这样的一幕,在广西桂林真实上演。

2020年11月9日,广西桂林资源县法院判决,桂林医药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桂林医药)犯单位行贿罪,处罚金25万元;桂林医药董事长周伟,亦犯同样罪名,处有期徒刑6个月,并处罚金10万元。

法院认定,周伟在2013年至2014年桂林医药收购桂林市联坤商贸开发有限公司(下称:联坤公司)期间,为将联坤公司大股东杨年坤立案侦查,而向时任桂林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支队长吕兴无送去了3万欧元现金。

杨年坤的诉讼代理人之一、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律师陈举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周伟此举的目的是为了强行占有净资产超过20亿元的联坤公司;而吕兴无在收受该笔贿赂之后,即积极推动对杨年坤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名立案,并曾将杨年坤从北京强制带走。

不过,2020年10月30日,具体承办此案的桂林市叠彩区公安分局出具《撤销案件决定书》,正式撤销了杨年坤一案。

2021年1月18日,杨年坤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尽管时至今日,他在法律意义上仍然持有联坤公司52%的股权,但直至受访之日,联坤公司的经营管理仍然被周伟的亲友们所掌控,几年间至少有5亿元属于联坤公司的租金收入不知去向;同时,桂林医药集团收购联坤公司48%股权,理应支付的8.25亿元收购款,迄今分文未付。

对此,桂林医药派出的股东代表、联坤公司法定代表人陆小文,以及桂林医药集团公司,没有回复经济观察网记者的采访要求。

桂林医药入股联坤公司 分文未付股权收购款

桂林医药集团是桂林市最大的医药流通企业,前身为广西桂林医药批发站,迄今已有近70年的历史。2010年,桂林医药进行并购重组,生于1971年4月的周伟,成为公司新的法定代表人,后又成为公司的董事长。

周伟的户籍所在地及住所均在桂林市叠彩区。“但他原籍是浙江温州”,杨年坤说。

原籍为湖南常德石门人的杨年坤,1978年左右即来到广西桂林,后从事商业地产开发运营等业务。

1998年,杨年坤创办了联坤公司。该公司主营业务即为商业地产,旗下项目分布在广西桂林、南宁、北海、柳州等地。

2012年前后,桂林医药与杨年坤商谈收购联坤公司。

“当时,桂林医药约定以16.5亿元-17.5亿元的价格,收购联坤公司100%的股权。第一阶段他们出资8.25亿元,先收购其中的48%,然后公章证照这些东西,我们双方共同保管。”杨年坤介绍。

2013年3月21日,双方签订合同,并约定不迟于当年4月31日,桂林医药要给付8.25亿元收购款。合同签订次日,联坤公司应桂林医药的要求,把法定代表人由杨年坤变更为陆小文。然而在合同约定期内,桂林医药只给付了3000余万元的债权转让款,而合同约定的8.25亿元股权收购款,分文未付。

当年5月,杨年坤要求按合同约定,与桂林医药解除合同,并将法定代表人重新变更回来,但桂林医药未予同意。6月,杨年坤就此向桂林市秀峰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解除合同。

但上述官司,在此后两年的时间里,都未有结果。

杨年坤的上述介绍是否属实?经济观察网记者通过电话、短信、电子邮件等方式联系了陆小文以及桂林医药集团公司,但至发稿时,没有收到他们的回复。

行贿桂林市公安经侦队长 桂林医药掌控联坤公司

杨年坤亦介绍,在2013年5月8日,桂林医药还派人将共同掌管公章的联坤公司代表杨咏梅骗出,并安排多人将她胁迫到酒店,限制其人身自由20多个小时,强行要求交出公章。多次报警后,桂林医药未能得逞。

但是,就在第二天,周伟等人登报称,联坤公司公章遗失,且在当天就得到了新的公章。桂林医药就此掌控了联坤公司的日常经营管理。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周伟还使出了“更有力的一招”。2020年11月,广西桂林市资源县法院发布的判决书显示:2013年,在桂林医药集团有限公司收购联坤公司期间,周伟发现杨年坤“存在大量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行为”,遂向时任桂林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支队长吕兴无了解,是否可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杨年坤立案侦查。吕兴无回复称,因报案人数不够,无法达到立案条件。

2014年10月的一天,吕兴无打电话给周伟,让周伟送两盒安宫牛黄丸到桂林市阳朔县人民医院给其住院的父亲。周伟当天即携带3万欧元现金,在阳朔县人民医院病房内将该3万欧元及两盒安宫牛黄丸送给了吕兴无的父亲。2015年,周伟与他人一起到桂林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报案。

吕兴无掌控下的桂林市公安局经侦支队,遂以杨年坤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其立案侦查。桂林公安甚至还派员赶赴北京,将杨年坤强制带回桂林羁押。

2020年10月30日,具体承办杨年坤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案的桂林市叠彩区公安分局出具《撤销案件决定书》,正式撤销了此案。

在杨年坤疲于应对这一官司的几年间,他控股的联坤公司,却为桂林医药所实际控制着。他称,“仅仅是这些年联坤公司旗下各商场物业收到的租金,至少就有5亿元,去向不明。”

杨年坤的上述指控是否属实,联坤公司现任法定代表人陆小文以及桂林医药集团公司,同样未有回复经济观察网记者的问询。

吕兴无“落马” 周伟新案旧案同罚

2019年2月,时年55岁的吕兴无,被免去桂林市公安局经侦支队队长职务,改任经侦支队民警,但保留副处级的行政级别。

同年6月10日,桂林市纪委监委发布消息:吕兴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同年10月30日,桂林市纪委监委宣布,吕兴无因“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及本人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财物,涉嫌受贿罪”,决定给予其开除党籍、公职处分,将他涉嫌职务犯罪的问题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周伟则在2019年7月2日被桂林市资源县监委留置,案由是涉嫌行贿罪。2020年1月10日,资源县检察院决定对其刑事拘留;同年1月22日,资源县检察院决定对其逮捕。

事实上,除了向吕兴无行贿之外,桂林医药及周伟在此前还有一桩行贿案件。

2011年11月,作为桂林医药法定代表人的周伟,向时任交通银行桂林分行高新中心支行行长、并挂职担任桂林市七星区区长助理的孙桂林,行贿了一台价值39万余元的汉兰达越野车,以争取后者在桂林医药项目上的帮助。

2012年年底2013年年初,孙桂林案发。2013年11月,桂林市七星区法院一审判决孙桂林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孙桂林不服上诉;2014年4月,桂林市中院二审裁定,维持原判。

周伟则在2013年10月被桂林市平乐县法院判犯单位行贿罪,处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

周伟行贿吕兴无之事,等于周伟在缓刑考验期间又犯新案。因此,2020年11月,桂林市资源县法院判决:在吕兴无一案上,周伟处有期徒刑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同时撤销在孙桂林一案上对周伟的原判决——即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的决定,决定总计对周伟执行有期徒刑2年2个月。

周伟虽然已经锒铛入狱,但杨年坤何时才能重回他的联坤公司?

本网将继续予以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