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网财经 > 前行者

金刻羽:中国最缺乏的是给家庭一种分散投资风险的机会


来源: 凤凰国际iMarkets

关于2018年的GDP预期,即使增长略低一些,乃至比如说6%的经济增长速度,对于我们国家也是能够接受的,当然这对很多其他国家来说仍然是非常不错。

金刻羽

      (凤凰网财经/肖旭宏)2018年1月23日至26日,冬季达沃斯在瑞士举行,主题为《在分化的世界中加强合作》,本次会议将召集来自全球各界超过2500多位政商界领袖人士出席。80后达沃斯“2014年全球青年领袖”,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终身教授金刻羽女士在会议前接受了凤凰网财经专访。

中国GDP增速降一点可以接受,当前最大的问题是金融稳定

记者:1月18日最新公布的中国第四季度GDP显示全年国内生产总值827122亿元,比上年增长6.9%。同日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对凤凰网财经表示:中国不会下调GDP增长目标,政府会维持6.5%左右的经济增长目标,并对2018年GDP增长的预测为6.7%。请您谈谈对于未来2018年GDP的预期?

金刻羽:关于2018年的GDP预期,即使增长略低一些,乃至比如说6%的经济增长速度,对于我们国家也是能够接受的,当然这对很多其他国家来说仍然是非常不错。因为中国现在正处在既要考虑经济增长和又要金融稳定的重要时期,我相信国家领导层面也是希望能够两者兼顾,虽然我觉得这也是有一定困难的。如果在两者选择更偏重哪一方面,我认为金融稳定是当前最重要的一方面,如果不去化解金融风险,那么积累下来的种种问题就有可能会在某一个时间段突然爆发。

回顾2008年的来十年,中国虽进行了四万亿元的金融刺激经济手段,但真正的实体经济效率并没有提高,这是令人担忧的。也正因为金融手段的刺激导致了宏观上的债务过多而出现资源错配,也降低了投资回报。所以应该推动实体经济本身的潜力和能力去拉动经济,或者通过消费拉动经济。

中国互联网经济将超越美国,短期不会有金融风险

记者:能否具体谈谈实体经济的哪些行业您认为是回报高的?另外,对于2017年,很多人总结是焦虑的,您认为焦虑从何而来?理性的看,中国到底未来的危机是在什么部分?

金刻羽:一个未来能够拉动中国经济很大增长的潜力领域是互联网经济,甚至是帮助中国实现跨越式进步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这可能是历史上第一次会出现, 一个只占美国人均GDP 25%的国家将在某些关键科技领域上超越美国。而这主要是因为我们市场规模、移动通信领域发达、有很好的硬件和基础设施、实体经济效率极大的改善、加之巨大的数据优势等五大因素支撑,所以中国可以比西方国家走地更快。因此中国也不可能像过去一样以通过所谓的工业化来达到一定的增长目标,在这种情况下,监管是非常重要也必须做的,不然网络上很多的漏洞会被利用。

虽然外界看中国经济,评论不乏担心经济崩溃,存在黑天鹅,或是“灰犀牛”,以及诱发“明斯基时刻”等等,关乎“危机”的词汇频率的确是增加的。但金刻羽认为,中国不会有短期金融风险。

如果把单个的所谓的危机拿出来看的话,都不会造成对于经济体的巨大的压力和风险,因为中国还有足够的资源去防止这一个个的风险爆发。但是如果出现系统性风险,或者某个爆发期风险同时出现,比如:不管是债务风险、银行系统风险,还是房价上同时出现问题,这时候的中国是最令人担忧的。

但是话说回来,我觉得中国有可能不会在短期内有类似西方式这种危机发生。一方面,中国的储蓄率非常高,有足够的资源,而且政府可以较其他国家更好地去协调,中国不会在协调上出很多问题;另一方面,中国的债务主要是国债,是本地债,不是对外发行的债务,中国的债务两端连接的是借款者国有银行和贷款者国有企业,国家能够协调好。因此,我不担心会有巨大的金融风险,但是长期风险还是令人担心。”

而长期风险有两种:一个是道德风险,一个是对风险的判断。比如美国的经济危机,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对风险的错误判断,以致隐含更多的风险。这些风险长期不去化解的话,会有一个长期的金融风险爆发。

资金流出不是坏事,中国最缺乏的是给老百姓一种分散风险的机会

记者:商务部最新数据公布2017年全年,中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74个国家和地区的6236家境外企业新增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实现投资1200.8亿美元,同比下降29.4%。商务部表示,非理性对外投资得到切实有效遏制,但主要的合作包括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合作,企业对外投资并购以及经贸合作方面的投入。其中关于企业投资并购这块,不少实力雄厚的企业新闻成为吸睛的话题,有的企业把工厂建在美国,有的选择在一些成本便宜的地方加工生产。此外,有数据显示2017年大约800个美国移民名额当中,92%都是中国申请人,那企业或者个人走出去也面临着相应的挑战,您怎么看待?

金刻羽:中国资本流出(赴美)是一个必然的趋势,这是一个好现象。首先,中国最缺乏的是给老百姓、给家庭一种分散风险的机会。当所有的财富聚集在一个地方,这会形成泡沫,比如股市或者房市泡沫等等。就像当年的日本,所有的资产都集中在本国,使得资产泡沫形成,对房产或者是股市形成上涨压力,资产回报会越来越低,因此必须会有一部分的资金选择往外走。第二,很多老百姓应该得到这些分散风险的机会,包括货币分散的机会。当前中国的财富那么大,储蓄率那么高,远远超过了美国,是美国的两到三倍。如果不让一部分流出去,反而对国内的经济和老百姓是很负面的影响。因此,企业走出去,富人走出去也是一个必然的趋势。

如果管的越严,卡的越死,往外“逃”的欲望越浓。当然中国还是有很多的投资机会和创业的机会,一些企业走出去,也不完全是因为美国税务降低,或者汇率的优势而使资本选择向外跑。

人民币稳定至关重要

记者:2017年全年,人民币升幅近7%,而且您也在说,中国这么高的储蓄率,某一个程度上是蕴含着很大的危机的,不仅仅是对中国来说,对全球都会有影响,那么该怎么样看待未来人民币的走向?

金刻羽:当前是历史上第一次存在两个大国能对全世界的金融体系造成巨大威胁的时刻。这两个国家一个是美国,一个中国,这是前所未有的。两个国家的金融特性很不一样,尤其是金融完整性,比如中国微观的投资基础设施还不完善,金融体系不完善。比如美国有很多机构投资者,中国缺乏机构投资者。

所以在微观上中国并没有做好很充分的准备,还是一个发展中的国家。这时,如果发展中国家的汇率浮动大于比较成熟市场的浮动,对于发展中国家(中国)来说不是好事;对于世界,也很难接受这么一个汇率一高一低,或者资本一进一出的现象。放长远来看,未来中国这个角色会给全世界的金融会带来什么样的作用?这还是应该去讨论的问题,但就目前而言,我个人认为人民币的稳定还是至关重要。

西方对于中国基本上都是误判的,我要代表中国发声

记者:2018年冬季达沃斯论坛的主题是“在分化的世界中加强合作”,中国企业在2017年全年中,对“一带一路”沿线的59个国家有新增投资,合计143.6亿美元,占同期总额的12%,比去年同期增加3.5个百分点。您认为通过“一带一路”这样一个构想来能提高中国全球领导力发展吗?

金刻羽:世界对于中国“一带一路”有一个错误的认识,认为这是带有政治目的,这就造成了很需要基础设施的国家会有一种抵触感,对我们国家和其他国家都不好,“一带一路”更好的宣传。

我们考虑”一带一路”的理论支撑是效率,就像互联网覆盖,网络越大,效率最高。比如实际的需要修一条路,修一个港口,这样沿线的国家好东西都可以运输出去,它是有意义的。所以世界就需要有一个大的国家能够出来协助做这样的事情,修基础设施,作为领头的作用,把一些关键节点都连上,这样“网络”就形成了。但是如果现在不是中国做,就没有人能够做。中国具备很多优势条件:比如对风险的消化能力,对长期投资的耐心,我们资金的充沛,以及我们过去自身发展的经历,都使得中国是作为最好的带头者。中国应该是以“经济分享,提供公共设施”,为一个角度来做更多的宣传,这对于其他国家来说能够更好的去接受中国想做的远大目标。

这次达沃斯就是一个很重要的舞台,以往我会跟不同国家的官员、英国的财长,美国的CEO们一起在谈论中国,我觉得西方评判中国基本上都是误判的,从他们的思维方式,或者说的角度完全不符合现实,但是大家都愿意去听这种角度。而我的方向也是以中国宏观经济为主,我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理论和经济知识,用一种非常理性的角度跟西方人沟通,能够把中国更真实的一面,不管是它的优点还是它的不足之处能够更公平地去跟世界做这样的沟通,我想多发出更中国的声音。

[责任编辑:张园 PF017]

责任编辑:张园 PF017

推荐
金刻羽:中国财富走出去是必然趋势 需要分散风险的机会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8/03/12/wf2_4801856_202140.jpg

热门文章

精彩视频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