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creativeid": "251967", "productid":"{#productId#}", "tagoffixture": "1", "orderid":"{#orderId#}", "note":"{#note#}", "creatives": [ { "dimension": { "area": [], "channel": [] }, "cod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 } ] },

朱永新:中国教育模式没有个性化 科研问题更大


来源:凤凰财经

 

民进中央副主席、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朱永新

财经讯 2015年11月4-5日,由凰网与凰卫视联合举办的“2015凰财经峰会”在京举行。本届财经峰会汇聚全球一流思想家和实践者,围绕中国制度变革与技术革新两大议题进行深入讨论,寻找大变革时代,通往繁荣的未来之路。

民进中央副主席、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朱永新在4日下午在凰财经和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联合举办的“思想空间:打破制度藩篱”论坛上的“诺贝尔奖与中国教育”讨论环节上表示,我们国家的教育模式从未考虑到每个人的多元化,没有用个性化的教育教育每个人。此外,科研的问题比教育更大,外行领导内行,用行政部门来领导专家学者、来评判学者,存在巨大的问题。

以为文字实录:

朱永新:当然是一件好事情,但是我觉得诺贝尔奖它不应该成为我们一个真正的追求目标,应该是我们额外的奖赏,你社会进步了,科技进步了,教育发展了,诺贝尔奖自然而然会来,至于达到这个水平,它评不评是它的事实。我们达到这样的水准,为我们的经济和社会起到应有的作用,这个科学家的使命就完成了,获奖不是科学研究的目标,它只是额外的奖赏。

朱永新:我觉得当然这个原因是非常复杂的,不仅仅是教育体制的问题,还有科研体制的问题。从教育上来说,应试还是一个比较关键的要素。因为在应试教育的背景之下,我们只有一个因素就是分数的因素。所以整个的教育当中围绕分数在转。所以它不鼓励你个性的发展,不鼓励你让每个人能够充分的、自由的去成长。刚刚潘晓婷的故事,她是比较自由的成长的,按照自由论的理论,每个人都可以在他自己的领域成为最好的自己。在分数这样的应试背景下,以背诵和知识的体系作为评价最终极的标准,不需要怀疑精神、批评精神,不需要有广阔的视野和背景。尤其是我们整个的教学模式基本上是从小学、中学到大学,基本上都是上课记笔记,考试背笔记,考试全忘记的模式。在国外的大学中,所有的学科,先让你了解这个学科的历史,这个学科的来龙去脉,然后讨论、对话、争辩。通过这样的情况,一个人的怀疑精神和批判精神就得到了成长,从不同的角度去看问题。科学研究恰恰是符合这样的规律,不断地试错和怀疑,这是教育上的最关键的问题,没有尊重差异性,没有考虑人的多元发展的可能性,用一个标准和一个模式,一个大纲来衡量所有的人。这是教育的问题。科研当然问题就更大,因为科研是直接的在影响着科研的效率,我们现在科研跟应试教育是一样的,就是用一个标准,用文章的标准。而且整个科研是一个行政化的体系,中国真正的学者在科研组织当中没有发挥作用,包括所有的学会,照理说学会是学术性的自治组织,是科学家的联盟,现在我们所有的学会基本上都依托在政府的部门下,医学会往往是卫生部的领导下来做,教育学会是教育部的领导下来做。这样一来就造成了它评价标准是行政化的标准,整个行业的发展,科学家在里面没有起到真正的应有作用。科研评价标准是一个大的问题,也必须要进行变革。行政化的导向是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

朱永新:当然是有改变的可能性,因为这个世界本身就在不断地改变之中。这个改变就需要我们认识改变的方向在哪里。我们要认识到教育到底是做什么的?因为现在关键的问题就是我们对什么是好的教育,我们怎么样把孩子培养成一个健康的一个人,实际上是不太清楚的。整个社会的教育学的素养是不够的。整个社会的高度的对教育的恐慌,这个改革的动力在哪里?我经常开玩笑说,现在大部分的中产阶级,有钱的有权的都把孩子送到国外或者是国际学校去了,他也在抱怨,事实上和他还有距离。大部分的父母亲不知道究竟把孩子培养成什么样的人,究竟孩子的成长有没有规律。他们只知道反正就是要进最好的幼儿园,要进最好的小学才能进最好的中学,才能进最好的大学,才能找最好的工作,才能有好的收入,这样就层层加码,不输在起跑线上。不断地上补习班,把孩子的时间空间填满,实际上孩子的时间空间满了,他的发展空间就满了。这是教育基本的常识。学校教育也是这样,实际上你尊重一下孩子,给孩子有更多的选择,应试教育下考试永远只有一个第一名,其他的都是失败者,我们现在是一群失败者陪着一个成功者在做游戏,这样的教育,你觉得怎么样会成功,他怎么会有幸福感。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创造力能够最大的发挥,快乐的时候、幸福的时候、自由的时候。所以从学校开始就要创造这样的氛围,让孩子有更多的选择性,让孩子有更多的可能性。事实上表面上有一个好的分数,这是付出极大的代价获得的,透支了今后人生的时间、精力和发展的可能性获得的,最后是欲速不达。还是需要在全社会更多的去普及教育的知识,去普及教育的常识。这件事情现在我们关注的是不够的,我是最近这几年一直关注中国的家庭教育问题。我一直说作为父母亲比开汽车要复杂得多,开汽还需要考证才能上路,现在父母亲什么教育知识都不知道,就生孩子了。的确我们需要一个教育的启蒙运动,需要一个全社会的教育大讨论,刚刚朱教授也讲了三中全会的精神非常好,我们追长期教育改革与发展规划这个蓝图非常好,教育改革的方向非常清晰,全社会缺乏共同的思想基础和共同的背景,我一直建议在中国开展教育大讨论,教育思想的大讨论,让全社会知道什么是好的教育,什么才能把孩子培养成我们所需要的人,怎么样发挥教育在整个国家建设、社会建设中的作用,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一直在呼吁要开展全社会的教育大讨论、思想大讨论,这样为教育改革去奠定一个非常好的基础。

相关专题:2015凤凰财经峰会

[责任编辑:heying]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凤凰财经”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或音视频),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凤凰网财经频道(010-60676000)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预期年化利率

最高13%

凤凰金融-安全理财

凤凰点评:
凤凰集团旗下公司,轻松理财。

近一年

13.92%

混合型-华安逆向策略

凤凰点评:
业绩长期领先,投资尖端行业。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