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creativeid": "251967", "productid":"{#productId#}", "tagoffixture": "1", "orderid":"{#orderId#}", "note":"{#note#}", "creatives": [ { "dimension": { "area": [], "channel": [] }, "cod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 } ] },

黄益平:中国需要新的产业来支持经济下一轮增长


来源:凤凰财经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经济学教授黄益平

凤凰财经讯 2015年11月4-5日,由凤凰网与凤凰卫视联合举办的“2015凤凰财经峰会”在京举行。本届财经峰会汇聚全球一流思想家和实践者,围绕中国制度变革与技术革新两大议题进行深入讨论,寻找大变革时代,通往繁荣的未来之路。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经济学教授黄益平先生在5日上午的圆桌论坛中表示,中国经济短期的争论似乎是这次的经济增长减速是周期性的减速还是结构性的减速,我觉得最根本的问题是中国过去做得好的产业现在都不行了,现在需要新的产业来支持中国经济下一轮的增长。一定意义上来说可以把它看作是中等收入陷阱的问题,但其实更广阔。

他表示,我们现在说增长速度7%、6.5%、6%,或者说经济下一步应该怎么走,什么时候见底,什么时候触底回升,所有的问题归根到底就是我们什么时候能够发展出新的有竞争力的、成规模的支柱产业。

以下为谈话实录:

胡释之:欢迎各位嘉宾。本节讨论的主题是“十三五”与中国经济再平衡。刚才听了朱部长的开场演讲,我们知道即将到来的“十三五”是非常关键的五年,所谓百年工业,最后冲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能不能实现就看这最后五年,可谓任务重、时间紧。我们可以看到,冲刺路上并非坦途,而是有很多的坎,很多的陷井,少不留神很有可能被绊住或者掉进坑里,最终功败垂成。可能要真正避免所谓灾难性的恶性通缩,我们要事先防范恶性通胀,通缩可能是通胀泡沫破裂的自然结果。“十三五”虽然是一个发展规划,也要解决一些短期问题,短期问题可能货币政策方面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举措,所以我想求教黄老师,“十三五”期间货币政策应该起怎样的稳定经济的作用?

黄益平:我换一个角度,我觉得货币政策的问题今天讨论不清楚,和央行的官员讨论可能更合适。我说一点我对“十三五”期间经济的看法,现在碰到的挑战非常大的一个问题是经济当中通胀的问题、增长的问题,最终还是归到经济增长能不能持续下去,有的人把它称之为中等收入陷阱,过去做得好,现在可能有一些问题,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问题,短期的争论似乎是这次的经济增长减速是周期性的减速还是结构性的减速,我觉得最根本的问题是中国过去做得好的产业现在都不行了,现在需要新的产业来支持中国经济下一轮的增长。一定意义上来说可以把它看作是中等收入陷阱的问题,但其实更广阔。简单看过去三十几年中国经济的增长,基本是两架马支持的,一个是出口,一个是投资,支持出口和投资其实是有两块比较大的制造业,一块是沿海地区的劳动密集型制造业,都是靠低成本支持的。另外一块主要是在东北的重工业和资源为主的产业,他们支持投资的增长,这两块过去二三十年都在高速增长,其实是造就了中国全球制造业中心的一个核心故事。

现在我们看到的东南沿海地区的劳动密集型制造业没有竞争力了,因为成本上升非常快。支持过去投资扩展的重工业、投资品行业,现在面临非常大的产能过剩的问题。我们现在说增长速度7%、6.5%、6%,或者说经济下一步应该怎么走,什么时候见底,什么时候触底回升,所有的问题归根到底就是我们什么时候能够发展出新的有竞争力的、成规模的支柱产业。从理论上来说很简单,就是要有高附加值、高技术的服务业或者制造业,就是跨过中等收入陷阱,怎么跨过去背后的问题很多。在我看来,今天讨论中国经济在“十三五”期间的“再平衡”,其实我不是特别喜欢“再平衡”这个词,这是在过去内部失衡、外部失衡很严重的时候,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主题,今天碰到的一个主要主题正像余永定教授说的,其实是怎么创新,怎么产业升级,不是“再平衡”,而是怎么走向新的经济增长模式,“十三五”可能有很多可以做的。我自己觉得最简单的是两条:第一条是怎么样提高资源的配置效率,已经有的资源怎么样提高它的效率,不要再发生像过去那样有很多资源投进去,没有产出效果,我觉得要改变,资源配置效率怎么提高。第二条是采取什么样的政策来更好地支持创新。在所有这些背后,实际上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改革方案中已经很明确地概括了,一条是要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另外一条是政府发挥积极的作用,尤其在创新方面,比如保护知识产权,比如降低进入门槛,比如支持基础研究,鼓励创新等等,有很多工作要做,但最后可能要落到由市场机制来导向决定资源应该配置到什么地方,所有这些工作都在做,我觉得可能“十三五”期间对我们的资源配置和创新能力能不能真正走过去一个非常大的考验,我们的国企能不能改革,能不能有效改革。国企改革并不单纯是产权的问题,并不是私有化就解决问题了,并不是单纯认为就是效率的问题,效率低一点高一点,我觉得国企现在一个根本性的问题是很多已经资不抵债的、产能过剩的,已经在亏损的国有企业,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僵尸企业不能退出,这对以后增长的前景,尤其是资源配置效率的提高和创新能力的推动,是一个极大的制约因素。谢谢大家。我其实既不太赞成再平衡也不太赞成调结构,调结构和再平衡都是一个很主动的说法,我想要结构怎么样,我想要怎么样平衡,下一步其实要做的是支持让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当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当然最后会导致结构的改变。 

相关专题:2015凤凰财经峰会

[责任编辑:wangshan1]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凤凰财经”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或音视频),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凤凰网财经频道(010-60676000)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预期年化利率

最高13%

凤凰金融-安全理财

凤凰点评:
凤凰集团旗下公司,轻松理财。

近一年

13.92%

混合型-华安逆向策略

凤凰点评:
业绩长期领先,投资尖端行业。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