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匠选
热门文章 换一换

张春:用短期债务去支持实体经济的长期投资是最大风险


来源:凤凰网财经

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执行院长张春 凤凰网财经讯 2017年12月2日-3日,以“决策与市场”为主题的第六届凤凰网财经峰会在北京举行。会议邀请到政商学等各界嘉宾,围绕十九大后中国经济

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执行院长张春

凤凰网财经讯 2017年12月2日-3日,以“决策与市场”为主题的第六届凤凰网财经峰会在北京举行。会议邀请到政商学等各界嘉宾,围绕十九大后中国经济改革、金融和产业发展方向等议题进行探讨。

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执行院长张春在12月3日上午的“解局金融:稳定与发展”圆桌对话上表示,中国债务风险的问题说的更准确一点其实是短期债务的风险问题。他认为,去杠杆最主要是去短期的债务,尤其是政府信用支持的短期债务,包括银行的,主要是银行。因为中国还是以银行融资为主的。

他表示,用这种短期债务去支持实体经济长期的投资,这个是最大的风险。

为什么中国会有这种情况?中国长期的包括直接融资的市场一直发展不起来。他表示,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其实是政府在一定程度上管的太多,担当的太多,怕出风险太多,使得这种短期的东西发展的非常快。

以下为张春发言实录:

金刻羽:我刚才说为什么外国人看中国看不懂呢?当然我不觉得我们所有人,在国内的也能看懂,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国家政府有一系列的工具、方式去调整、调控,这是其他国家没有的。一系列的政策工具我们都可以随时可以去调出来用的。

但是,有一个很关键我们这个国家的优势,比起美国,就是有政策的协调性。当年美国金融危机2009年的时候,美联储,包括美国的财政部部长,当时非常有必要拯救的这些金融机构,包括保险公司,所谓的国会不通过,他们没有那么多的中国工具,没有这么多的空间。所以这也是造成了所谓的金融系统性风险的一个加剧的原因,是因为政治障碍,我们没有这个政治障碍,最重要的还是一个方式的问题,过度的监管也是不好的,因为这是抑制金融效果配置一个负面的东西,所以怎么样平衡这个监管空间和方式。请张院长发表一下对监管方面的看法。

张春:我先说一下,我刚刚听了大家说,风险这个问题,其实中国风险的问题,可能说的更准确一点的话其实是短期债务的风险问题,去杠杆我觉得最主要是去这种短期的债务,用短期的债务,尤其是政府信用支持的短期债务,包括我们银行的,主要是银行。因为中国还是以银行为主的。用这种债务去支持实体经济的长期的投资,这个是最大的风险。所以,你刚刚说了,为什么中国会有这种情况。中国长期的包括直接融资的市场一直发展不起来,我觉得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其实是政府在一定程度上管的太多,担当的太多,怕出风险太多。使得这种短期的东西发展的非常快。当然你也可以说,金融机构的专业程度也不高,他们去发展这种长期的市场,包括资本市场,包括权益市场,包括长期的债券市场,这方面都没有发展起来。你想杠杆其实是短期的杠杆,长期的杠杆你如果发一个十年的债没有什么风险。中国最大的用短期的债去支持我们一些很长期的投资,这个是最大的问题。刚刚韦教授其实也说了这些问题。

其实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这一类的,政府对这一类的东西,要退出,尤其是对短期债的信用支持,当然,我是同意系统的风险,比如说银行的,这个是要管的。但是更重要的是政府要去支持长期市场的发展。这个当然十九大里面也了,但是说了那么多年,举几个例子。

比如说高收益债券这个市场就可以发展起来,中小企业融资,其实最需要的是一个相对比较长期的融资工具,当然股权融资最好,股权融资对中小企业可能也不能上市,他可以去发债券,这个债券是可以时间长一点,收益可以高一点,这个其实就就是了他们的问题,你让他们去一定要银行去为他们服务,这个期限错配很厉害,流动性错配很厉害,就很大的市场风险,有政府支持的市场发展的很快,反正政府支持在那里,就是拼命的短期的去借,不行了政府来,金融企业,金融机构在这个当中赚钱,这个我觉得是最大的一个问题。所以这个一定要解决,政府对这类企业的一个担保的问题。

还有一个这类企业讲的更深一点,这些企业的,包括他们的所有制的转变的问题,因为有很多,大多数的金融企业都是国有的,政府担保也没有办法。所以你要鼓励民营的企业,包括外资的企业进入这个行业,使得他们更有专业性的去发展一些更长期的一些融资工具。这种我觉得才是真正解决问题的办法。

回到你第二个问题,你刚刚讲的这个要解决,其实是需要中国的最高领导要有一个重新总体的协调,或者叫顶层设计,或者优化中国的经济和金融的监管和调控体系。这个其实是全世界的难题,你也知道美国、英国各个国家调控体系也不一样,而且他们的体系也不是最优的。其实中国现在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能够把这个体系做的更优,包括你财政部的财政政策,央行的货币政策,包括三会的金融政策,包括监管的,这个怎么样互相的协调?互相的分工,要更准确、更精准。我刚刚说有一些是宏观的,应该是政府管的,微观的要交给市场,他们的部门的目标和工具,都要说清楚,你这个目标到底是什么?用什么工具,怎么来考核?所以这个是我觉得现在中国是已经到了这个阶段,是需要梳理这些东西的,而且中国是有这个条件,现在是可以把这个东西做的更好的。

这些都是很专业的问题,我们不可能在这里展开。其实是完全可以做的,就像刚刚你说的,中国政府其实是有很大的权限来做这桩事情的。但是中国政府的权限也要知道,你不能给某一些政府有一定的或者相对的东西性,你不能一出了事情,宏观上面马上就去知道它,这是市场发展不起来的原因。什么东西应该他做的,什么东西政府宏观上面要做的,这个要定义清楚他的目标。美国央行当然现在也不一定很准确,多少年来,这两个目标,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相对独立,就是按照这个目标去考核和去执行的,也做的相当不错。当然现在这两个目标可能不够了,需要金融稳定的目标,他们还没有一个很好的框架。我觉得现在央行的所谓双支柱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宏观审慎和货币政策是一个很好的政策。怎么样把和财政包括中国其他实体经济,包括地方政府的这些,都能够统一起来,协调起来。我觉得下面是一个好的时机,是可有很多的工作可以做的,而且中国可以做的更好,我就先说这些。

金刻羽:谢谢张院长,您刚才提到短期借债很重要的问题,也是反应我们的债券市场也不够发达。要是我们看不同的危机,因为金融危机在全世界各地随时都会发生,有可能是流动性错配带来的,有可能是期限错配或者是货币错配带来的危机。我们是没有太多货币错配,因为我们借钱,债务主要的不是美元。

张春:央行承担了货币错配,当然现在汇率能够相对市场化,包括央行,前一阵讨论,央行是不是应该管那么多外汇储备?这个都是可以讨论的,在中国的环境下怎么样一个模式,不应该完全照美国的模式。但是央行的目标是什么?他如果太去管外汇了,会不会对国内的货币政策有一定的影响?这个是不是应该有一部分可以分出去的?这些也没有现成的答案可以研究的。

[责任编辑:谭红朝 PF009]

责任编辑:谭红朝 PF009

推荐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017凤凰网财经峰会之圆桌论坛:解局金融稳定与发展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12/03/wf2_4746623_144949.jpg

预期年化利率

最高13%

凤凰金融-安全理财

凤凰点评:
凤凰集团旗下公司,轻松理财。

近一年

13.92%

混合型-华安逆向策略

凤凰点评:
业绩长期领先,投资尖端行业。

为您推荐

undefined
没有更多了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