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者|感染科重症医生:同时负责60个病人,医务人员就是要冲在前线
财经

逆行者|感染科重症医生:同时负责60个病人,医务人员就是要冲在前线

2020年02月13日 12:50:32
来源:凤凰网健康

编者按:2020年是庚子年,这一年的春节相比往年多了几分复杂的况味。

从1月23日武汉“封城”开始,肆虐的新冠肺炎疫情就打破了无数中国人习以为常的普通生活。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们看到了无数生离死别和俗世的悲喜,也看到在疫情无情蔓延扩散的时候,总有一些人勇敢地朝着疫情中心的地方逆向而去。

他们是医护人员、是志愿者、是滴滴司机、是快递小哥,是无数个平凡又勇敢的灵魂。凤凰网财经、凤凰网健康推出《逆行者》系列访谈,倾听他们背后的故事。

这个世界从来没有什么理所应当,有的只是一部分人的义无反顾。

文|武辰

口述|北京佑安医院梁连春

我是北京佑安医院感染综合科主任、主任医师梁连春,从事传染病、感染性疾病、突发、新发传染病及其危重症救治工作30年了。

我这次主要负责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重症、危重症和ICU的工作。

从2020年1月21日收治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至今二十多天了,最忙的时候,我负责三个病区、一个ICU病房及发热门诊筛查与收治工作,说真的,每天都只能休息4、5个小时,昨天晚上也是12点多休息,早上5点多就起来了。

作为感染科医生,我们曾经历过SARS、甲型H1N1流感、人感染禽流感、手足口病、炭疽、鼠疫等的救治与防控。

可以说,大风大浪都过来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这个病对我们来说,就是日常工作而已。

01 这次的疫情要说严重,我认为谈不上

SARS时期,我先后两次进入抗击SARS一线,在SARS甄别、危重症救治、隔离消毒、个人防护中得到的经验、教训,给我以后突发、新发传染病工作带来终身益处。

这次的疫情对我们来说已经有了技术上、物质上、心理上的准备,应对自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和SARS相比,致病的严重程度上稍微低一些,但其传染性、波及的人群、范围更广一些。

SARS治疗早期,不知道病源,最早怀疑是支原体、衣原体,几个月以后才考虑到SARS病原是一种病毒,所以早期的SARS治疗是比较乱的,没有针对性。但我们医院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入院之前就已经确定是病毒感染,治疗比较规范。其次北京地区的患者一般都是到武汉出差、探亲或者旅游回来的人员,所以在防控方面咱们就有充分的准备。

作为我们这种专科医院来讲,我们的院领导、医务处、护理部领导都经历了2003年SARS、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包括前一段时间的鼠疫等等。所以我们充分的甄别、救治及防控方面的经验。

人们因为对新发传染病不了解,才会对其恐慌、害怕,如果对一个新的疾病病原、怎样致病的、临床表现及治疗了解了,就会有办法防控。

记得1990年,艾滋病(AIDS)刚传入中国,大家对它还不了解,就会有恐惧、害怕。

那时候进艾滋病的病房都是穿的像现在的防护一样,里三层外三层戴几层口罩和帽子,后来大家对这个病了解了也就不害怕了,现在和艾滋病患者一块交流工作甚至是吃饭都没有问题了。

感染类疾病里面如果说挑战最大的,可能是鼠疫,危险度最高,传染性也特别强。不过鼠疫一般传到城市的概率也非常小,今年北京出现了一两例,马上得到了及时防控,很短暂就过去了,不会造成什么大的影响。

02 老年患者最大的风险就是并发症,要谨防基础病

目前我们收到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80%都是轻型和普通型,30%病人大于65岁。

轻症病例通常以对症治疗为主;普通型病例及重症病例除了对症治疗外,会用一些抗病毒药,虽然没有特效药物,但动物模型,体外实验比如:病毒唑、干扰素、氯喹、阿比多尔、瑞福西韦等对新型冠状病毒有一定效果;另外像莲花清温这类的中成药,这类人群一般在两周左右大概都恢复了。

重度病人基本上都是老年人群,这类老年患者最大的风险就是并发症,最近遇到的很多都有心脏病,心功能不全、心肌梗死,还有慢性支气管炎、慢性阻塞性肺气肿、脑梗塞后遗症、严重恶液质的患者等。

其中我印象比较深刻的一个重症病例是一个87岁的女性。她家里有一个保姆从武汉过来,把她和侄子侄女都感染了。发病第3天时,高热、肺部CT提示双肺多发炎症,但患者未住院,而是居家隔离、治疗,在发病第6天时,病情明显加重,出现昏迷、双肺弥漫性炎症呈“白肺”,以呼吸衰竭转到我们医院。

患者家里没有直系家属,一些间接的家属已经被隔离治疗了,另外考虑到她的年龄比较大,加上高血压这类基础病,所以家属放弃了有创的操作-呼吸机治疗。

我们采取了一些尽可能满足患者肺部氧的需求,用高流量的储氧面罩吸氧,大概在住院的第5、6天,患者又合并了一个严重的细菌感染,白细胞能达到2万,再次出现发热,体温达到38.5℃。

后来我们及时给予抗菌素的治疗,4天后体温逐渐降至正常。目前这名患者体温正常三天了,双肺明显吸收了,预估三四天就可以出院了,算是重症病人里治疗非常成功的一例患者。

有一些重症病人伴随慢性疾病、缺乏照顾,致严重脏器功能不全、营养不良,一点风吹草动,患者有可能导致死亡如,我们病房一个82岁的老先生皮包骨头,体重可能不超过40公斤,严重的恶液质状态,伴新功能不全,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后,对他来说就易致命。

我们也有死亡的病例,但不是因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而是死于基础病-心力衰竭。一个94岁的老年患者,来的时候营养不良,严重贫血,严重低蛋白血症,再加心力衰竭,冠状病毒感染是一个诱发或加重他心脏病的因素。

所以,针对老年人生活起居照顾是非常重要的,这部分牵扯到医护人员的精力和人力非常大。我们ICU区域的护士,一般连续工作四个小时就必须得出来。我不知道你能不能体会,穿着隔离服,戴着N95口罩,多说几句话就感觉到憋气,所以医务人员在这个空间不能呆太久,我们要保护医务人员的正常工作。

医务人员除了诊疗、救治、护理外,对患者心理干预尤为重要。由于许多病人对这种病无知,了解到此病大范围流行、死亡病例等,尤其重症肺炎患者,由于缺氧、呼吸困难,病人有一种要死的恐惧感-“频死感”,患者高度紧张、恐惧,情绪激动、躁动不安。

这时候我们除了积极救治,首先要消除病人的恐惧,给她讲解疾病转归、配合治、鼓励患者适当进食、好好休息,与患者多交流,让其萌发战胜疾病的信心。

老年人防护方面,首先要控制基础病,比如说糖尿病要控制血糖,心脏病平时要吃一些药,让你的基础病处于一个相对最佳的状态。

其次加强营养、适当运动;疫情严重时,尽量少外出,出门戴口罩,进屋要洗手。

第三,身体不适,及时就医,不要病了不去医院就医,任何病大家都知道,早期治疗症状轻好治,熬到非常重的时候,治疗都很困难。

03 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坦然面对每一次疫情

我们现在很多年轻的护士、医生,他们没有经历过SARS、甲型H1N1流感,他们应急被召进来以后,经过短暂严格的培训就上岗了。

年轻的医护人员一开始对这个病还是比较担心的,害怕被感染,咱们很多孩子都是独生子女,家人也是有担心的。你说不恐惧,心里一点不害怕那不可能,但是医务人员就是这个职业,就是要义无反顾地冲在前线。

老同志经历磨炼多,经验丰富,就要起到带头模范作用,大家齐心协力、团结协作,没有战胜不了的困难。

我个人来说,是一点都不恐惧。因为我们搞感染科,在消毒隔离,和自我防护方面,做的都是非常好的。

为了家人、社区的安全,虽然按规定要求我们不允许回家,医务人员都在附近的宾馆统一住宿。但其实我每天都回家,我很坦然。现在专家也建议,只要你防护到位,我就不是一个密切者,就是一个正常人,我干吗不可以回家呢。家里人对这方面也比较坦然,经常交流,这么多年,他们对我也比较放心。

我对这个病很有信心。经历了那么多突发、新发传染病、我对这个病的认识可能较其他专业人员更超前一些,我会带领大家齐心协力,科学施治、精心护理、细心照顾,让患者尽早康复出院,最终取得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胜利。

近期我还不能轮休,现在危重症病人还是比较多。

《逆行者》相关文章:

逆行者|一线护士的一天:4到6小时不能吃饭喝水上厕所,尿不湿终于用习惯了

逆行者|80后援鄂护士:“妈妈去消灭病毒了,就像黑猫警长那样”

逆行者|一线医生口述:要说不担心是唬人 你躲他也躲那怎么办

逆行者|我在离武汉疫情中心200米的地方送快递

本期受访专家:梁连春,北京佑安医院感染综合科主任、主任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