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财经年会2012夜话一:民营企业的生存现状(实录)

2011年12月15日 11:00
来源:《财经网》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2011年12月14日,“财经年会2012夜话一:民营企业的生存现状”在北京举行

【《财经》年会专报】2011年12月14日,“财经年会2012夜话一:民营企业的生存现状”在北京举行,以下为全文实录:

主持人: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财经》年会2012“民营企业的生存现状”现在开始,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邀请今天的主持人,《财经》杂志执行主编主编何刚先生。

女士们、先生们晚上好,非常高兴担任这次话题的主持人。今天我们这一场的夜话叫民营企业的生存现状,我们一共请到5位嘉宾,第一位是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院、中国民(私)营经济研究会顾问、中华民营企业联合会会长保育钧先生,旁边这一位是长期在国际投行工作,现在是德意志银行亚洲区投资银行部主席蔡洪平先生,蔡先生旁边的是IBM大中华地区董事长及首席执行总裁钱大群先生,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教授张维迎先生,还有民营企业的代表、爱国者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冯军先生。

我们知道最近几年中国的民营企业面临一些宏观的和微观的挑战,国进民退的批评和争议也非常多。同时,民营企业自己也有很多的困难,无论是制造业,还是金融业,尤其在今年,从温州到鄂尔多斯等很多地方,民营企业出现了非常多的问题和麻烦,一些民营企业老板难以为继,甚至跳楼自杀。同时,《财经》杂志也在关注中国整个经济体制对民营企业带来的制度性的障碍以及未来可能的突破。另外,我们也不仅仅只是局限于对民营企业现状的困境的描述,我们也希望从整个政策环境,包括大的趋势,包括行业的机会和民营企业自身可以做的调整和改变。今天的讨论,首先会分别请五位嘉宾阐述他们自己相对侧重的独特的见解,完了我有几个问题,请几位嘉宾讨论,最后留一些时间,请在场的各位提问。为了节省时间,我们用纸条的方式提问,所以大家有什么问题,现在可以写纸条传递给我,我也充分考虑各位的时间,尽可能给大家充分交流的机会。

首先,有请保育钧先生阐述他的看法,他原来在《人民日报》是我的老领导,后来去了工商联,长期跟民营企业在一起,也考察和参观了非常多的地方,对民营企业的现状比较了解,另外他也是国务院参事顾问,可以有政策建言的渠道,所以请他阐述一下民营企业主要的困难,以及哪些政策调整可以比较迅速的解决他们的一些麻烦和问题。有请。

保育钧:谢谢,各位好。我作为一个研究人员,对当前民营经济总体探索有这么一个估计。在经济危机的冲击之下,在国家宏观调控之下,民营经济面临着大分化、剧烈的变动。根据我们的调查,现在日子好过的企业不多,现在民营企业是几家欢乐,万家愁。比较好过的占29%,这些企业是资金实力雄厚的,走到那儿都受欢迎,小企业不在眼里,这是一种情况,注册资本至少是5千万以上。第二种情况是国有企业改制过来,人还是那些人,厂还是那些厂,机制变了,他们也很会跟政府打交道。第三,就是新型行业,战略性新型行业,比方爱国者的数码相机,他逆势而上,特别是奥运会之后,包括阿里巴巴这些行业。第四种是成立比较早的,特别是邓小平南巡之后,时间长了,有经验应对。第五种情况就是股份制企业,真正的股份制企业。在中国940多万民营企业当中,股份制企业才2万,所以比重很小。所以几家欢乐万家愁是这个局面。

日子不好过的企业,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总体讲分两个原因:第一是外部环境。政府宏观调控之后,4万亿出台之后,挤压了他们的空间,逼着他们无路可走。还有就是自身创新不足,或者不会创新,走到弯路上,比如鄂尔多斯,温州这些企业,成本太高了,制造业无利可图,必须炒房地产等,自身的实力不足,走到弯路上去了。

原因是两个方面,一是因为政府严重滞后甚至于倒退,市场准入、税费负担重了,融资困难,这些方面不能保障。

二,有些企业不自量力,瞎创新,走到弯路上去了。

所以,要改变这些状况,出路是两条:第一,政府要加快体制的改变,特别是金融体制,国有企业制度的改革和土地制度的改革。第二是企业自身的创新,体制的创新。民营企业要认识到自己的优势是产权清晰;他的劣势是股权不清,势单力薄,在金融危机当中需要兼并重组,资源整合,这一关很难过,好多企业宁可死不愿意跟人合作,很可惜,这是中国民营企业的关口。民企还需要管理的创新、经营的创新、技术的创新、风险防范的创新。

所以,要解决这样的问题,怎么解决?好多人说大势不好,民营企业要完了。完不了!政府日子不好过的时候,民营企业一定会起来,政府日子好过,民营企业恰恰是难过的。2003、2004年民营企业困难很多,但是一年还增长10%左右。只要中国搞市场经济,民营经济一定要大发展,这是趋势。明年2012年新36条恐怕要付诸实施了,新老36条一旦真正落实之后,民营企业的春天会来到,这就是我的基本观点,谢谢。

何刚:谢谢,保育钧先生一贯的充满激情,民企的现状讲的很清楚,同时也提到了民营企业自己可以有作为的地方。非常感谢您。刚才保育钧先生提到了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关于民营企业自己的股权问题,同时我们也看到国有企业的改制和改革当中,已经有很多人议论到国有企业股权的多元化。比如说我们的蔡主席,在跟《财经》的一篇文章就特别的提到,国有股权未来的多元化里面有什么样一些重要的机会。比如国有控股一定要90%吗?一定要70%吗?首先有请蔡主席从投资银行和股权,包括行业观察的角度,从金融的角度看一下中国未来下一步民企如果要有一些大的发展,有一些什么样的比较重要的机会和方向。

蔡洪平:谢谢主持人,我非常同意刚才保育钧先生的观点。中国60%的首富都是我参与推手的,我认为目前为止,是民企发展的一个很关键的历史时刻,我们要对这个时刻有一个明确的分析。

第一,从产业来说,中国的整个产业经济,特别是加入WTO以后,大规模发展的高潮期已经过去了,特别是经济的转型,短缺经济向过剩经济演变,什么产品都是多余的。之前的民企很多是机会型的,今天可能都不一样了,这个历史现状要了解。

第二,WTO红利快吃完了,10年过去了,下一步必须面临一个升级的过程。在升级过程我们就碰到问题了,像整个国家,民族产业要爬坡,可是情况不太好,爬坡的动力不够,方向也有问题,出现了四种情况,一种情况像王传福、任正非这样的人,他们还拼命向生产的技术领域不断进军、不断扩张;第二类,横向发展,开始什么都做,因为他的产业技术跟不上,有很多国家不具备研发和生产的深度和广度,特别是工业由轻变重,化工这东西是由粗变精,我们要走向德国或者日本的领域,我们国家不具备这个生产环境。在这个时候,有一大批企业横向发展,做房地产,什么都做,炒股票,这是悲剧。其实不应该这么横向发展,滑坡以后他横着走;第三类,民营企业开始抢占资源,有很多民企横向去挖资源,跟国企争资源,这是另外一种趋势。还有一种趋势,就是他生活方式变了,开始玩斗地主,打牌,离婚——这不是我干涉的问题,生活自由。但是,好象给我感觉,以前民企到香港来,谈的话题是什么项目,怎么融资,而现在他们来香港,他们说晚上有任务,什么任务,就是斗地主!当然了,我们适当的改善也是应该的。

但是,我感觉好象所有的人都等待着什么事情要发生,好象预期变了,这个情况非常严峻。当然,这只是一小部分人,大部分的民营企业家还是优秀的,整个趋势是比时髦,这是来自于国内的情况。

国外的情况更加严峻,从近半年来看,美国市场开始抹黑、围剿中国的企业。我就说在发展中国家中,中国的民营企业是最好的,腾讯、百度都很好,有什么问题?另一方面,一些评估公司到香港胡作非为,香港政府和监管机构从来没有一个人出面说赶紧停止。因为香港市场是中国的延伸市场,这个门是为中国民营企业开的。王传福他们哪个不是香港上市完成的,今天估值都变得非常低。我希望大家注意,如果海外拿不到钱,国内的融资渠道断了,怎么办?

最后三个建议:

第一,我认为还是要树立民营企业对祖国以及对未来的热爱以及信心。如果从上到下等着什么事情发生,这个事情一定会发生。收购一定是收我缺的东西,2年前我鼓励买资产,我现在鼓励买股权,但是千万记住,海外买股权不是一个资本的政府能做到的,是需要一个文明的政府,一个民族出于对一个民族灵魂的尊敬,才能获得股权。仅仅出钱还是太肤浅了。我们也有一些企业做到了,但是大部分只是乘小飞机过去看一圈。一定要知道这个东西对我们本身的价值是什么?任何收购,需要十年后来检验这个收购是否成功。我相信目前有很多人看到这一点,但是要做成功不容易。至今为止海外上市成功的并不多。第二,一定要鼓励民营经济。GDP增长的60%以上是民营企业的贡献,在生产消费资料的里面,民企是占90%了,比如装备、机械这方面需要政府鼓励。当然,现在改制的国企也不错,另外国企也要改制。要掀起第二次国企改革的高潮,大规模降低国企控股的成本。我们希望还是用改革的办法树起全球对中国民营企业的信心,当然,民营经济的信心也是中国经济的信心,我说完了,谢谢大家。

何刚:蔡主席,从民营企业海外的上市,融资,包括跨境的投资并购的情况来看,显然民企确实面临很多的麻烦和问题。待会儿我们还可以就这个话题往下深入,刚才蔡主席也特别提到,目前这种比较扭曲和严重的政策形势和市场环境使得我们一些民营企业家感到有点绝望,甚至无所事事,有点游手好闲了。

蔡洪平:是内外夹击。

何刚:我们关心的就是对于中国的民营企业来讲,环境确实很险恶,但是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根本。我们回到民营企业本身,刚才保主席提到了一个数字,虽然形势很严峻,每年破产的企业很多,但是新创的企业更多。同时在不同的行业,很多民营企业活的非常好,甚至在过去的3年里面不断的做大、做强。比如我们的联想,本来国际化已经出问题了,但是最近业绩也在变化。接下来我们请来自IBM的钱大群先生,从国际的视野来讲讲,其实我一家企业不能改变你们的环境,我也不能够要求政策为我单独定制,企业我自己怎么样求生应变,找到自己的一个发展,甚至在险恶的环境里面,反败为胜,请钱先生给我们提供一些非常具有可操作性的一些参考和建议。

钱大群:谢谢何主编,第一,作为一个企业家,或者企业的经营,事实上一定会碰到很错综复杂的环境,自然一定要问我们自己在这个时候怎么应对这个挑战。刚才谈到很多内外夹攻的问题,事实上今年IBM刚好庆祝100岁,所以不久之前,我们在全球办了一个活动,有300多位全球不同的专家、领导探讨一下未来的大趋势是什么?

其中有一两位专家给我印象很深刻,第一个大家都已经公认,此时此刻全世界经济都经过一个大的重组,新型经济代表了全世界的经济成长,70%、80%的成长来自于新兴市场,在未来的几年里面,将有30亿新的人口会加入富裕的消费人口,都来自于新兴市场。这些都是很大的改变。那对一个企业经营会带来什么呢?其中有一位说我原来的工作就规划一个全球的供应链。现在的大重组跟大改变对我而言,原来我是要把这个产地的原料或者产品送到该制造和加工的最有效的地方,然后再送到我要卖给市场去。

今天大大改变了原来的设计,今天的产地可能就是消费的市场了,所以他设想的规划完全改变了。他在谈这个时候,是想抛砖引玉告诉所有的企业家,未来的发展在大重组的时候,自然都会碰到挑战和困难。但是,这是一个机会。

第二,在来之前,我在思考民营企业在此时此刻往前走的时候,怎么样能够更成功?IBM在过去这两年,尤其在金融危机以后,我们针对全世界1500位不同的企业家——大部分都是民营企业,问了很多的问题。其中报告里面有一个值得分享,在这1500位的企业里面,有一些在金融危机以后可能短期内还不错,但是更难能可贵的是有些人不止是短期经营很成功,他长期很多年都很成功。

这两个条件配合起来是一个值得参考的领导型的企业,不止是短时期也好,长时期也好,金融危机的时候也能够有所突破。在整个的分析,我就去访问这些领导人物的企业,然后我分析出来有三件事情他们做的跟一般般的企业不一样。

第一,在大环境改变很复杂的时候,这些企业都在思考如何重新塑造他们跟客户的关系来创造新的价值。第二,这些企业对人才跟领导虽然很重视,但是更重视如何培养领导能够应对未来。第三,在这样的环境里面,所有的人包括民营企业,不管是资金来源,在有限的资源下,怎么样更灵活。我们发现成功的企业这三方面做的比一般的企业好。

先谈一下领导力培养,如何在大环境改变的时候,很清楚自己企业的重心跟核心是什么?并长时间在这方面耕耘,使得不断有竞争力。我想举的例子是IBM自己的例子,IBM今年是100年,今天大家说IBM现在很成功,已经连续35个季度,每一季度的每股的获利能力有双位数的成长。但1992年的时候,我们一年就赔了60亿美金。有人访问我们董事长,他说我们IBM自己想坚持做什么事情?IBM最骄傲的是我们自己的创新。但是,回头想想,个人电脑是IBM在历史上最骄傲的创新之一,这个电脑出来以后,我们叫思维,思维是IBM将近百年来最骄傲的一个品牌。

大家设想在几年以前,IBM决定把个人电脑剥离给联想,为什么做那个事情?在几年以前,我们看到的是产业在改变的时候,个人电脑是一个很好的业务,但是我们决定我们的核心业务是要继续创新跟帮助企业做转型,那是我们的主业,我们的主业已经不是做个人电脑这方面海量的产品制造。那时候我们做了很大的一个决定,今天看是一个双赢。刚才何主编谈到联想非常成功,IBM也针对创造附加价值很高的业务去发展。我想用这个例子来说明在产业改变的时候有所坚持,也要有所改变,一定要想的很清楚自己核心的是哪些,不断的要发展的是哪些?同时有些可能不是自己主流的要能够放得出去,这是第一个我们学到的。

第二,我刚刚谈到,从塑造客户的关系,我在国内看到很多中国成功的企业家,我是印象很深刻,也很佩服。苏宁小家电做的很好,我要打造出一个智慧的商务,是任何人在网上的时候用最先进的科技及时的分析采购人的行为,及时的调整我们的行销手段,而事后在后面我们的供应链做调整,是很大幅度的改变。

所以,不管是小企业,大企业,在大改变的时候,作为一个企业的领导,一定要有思路说我如何塑造客户跟客户的关系。

最后,民营企业要设计一个很灵活的机制。灵活的机制包括了我们看到很多全世界成功的民营企业,他在很有限的资源下,怎么样打造一个很好的机制,跟他的伙伴配合起来,以小博大的成长。或者当经济起伏的时候很容易保存实力,所以在这里面有很多的战略思维。

但是,科技改变很快,很多人利用科技达到前面讲的三件事情。今天数据越来越多,有人说在未来的10年不到,有40多倍的数据不断的会进来,所以对一个企业的经营,怎么样从各式各样的数据里面分析、预估,然后用科学的手段使之变成很好的科学的依据做参考?这变成一个很重要的学问。而同时,新一代电脑甚至可以自己学习,这些都是会有大冲击,在用科技可以管理一个企业,或者提供企业管理的能力,这是以前没有的。当把这个摆在一起的时候,去设计一个更灵活的机制,才可能应对未来的发展。

所以,我总结一下,我觉得环境是日益复杂,机会永远会属于这些有前瞻性的领导型的企业。谢谢大家。

何刚:非常感谢钱先生,我听了之后松了一口气,形势很险恶,机会还很多,只要肯改变,世界还是属于我。所以,从做咨询的角度来讲,他永远看到的是市场和行业的机会,尤其从改变自己出发。接下来有请爱国者的冯军先生,结合爱国者自己的一些经历,比如你怎么看待目前的民营企业所面临的环境和挑战。另外,爱国者自己的实践,和你观察到的同类的公司,有一些什么样的预案和未来重要的可持续的竞争力的培养,和持续的盈利能力的一种上升的发展机会。给我们一个非常重要的企业家的视角和具体的案例,谢谢。

冯军:我非常认同刚才保主席,还有各位老师的观点,都非常认同。不过,我这边给大家带来一个,应该算是一个好消息,也算是一个全新的超大的机会。因为一提起民企的未来,很多人比较低落,我因为前天刚回来,所以这几天一直处于超度的兴奋之中,基本上在欧洲的9天,每天只睡3个小时,从来没有这么兴奋过。

这个机会就是国际化。为什么这么说呢?我原来不敢这么胆大妄为的当着各位老师的面跟大家这么说。而我这次去欧洲的9天,我们这帮兄弟们一起,我们搞了一个爱国者国际化联盟,我们每个行业选一家,中国人第一次试试抱团。咱为什么不倒过来想想,为什么老被老外说,中国人不抱团,中国人抱团试试,看看老外什么反映。这9天来讲,绝对过的是国王的日子,到英国,上上下下就不说了。然后我们任何一个人去谈人家不见得理你,我们抱团一次,他们第一次见到中国人团结吓坏了。到了丹麦,丹麦首相出来,挨个跟我们握手,挨个跟我们合影,因为我们提前告诉他们,我们此行选了英国、比利时、荷兰、丹麦四个国家,我们要选两个国家跟我们共赢。

这些领域不说了,最实惠的是比利时,太狠了,给我们的优惠是,第一,12个月的房租全免,第二,店面全免,第三,政府专门请了40个专家给我们中国企业做免费咨询。海关的、知识产权的、税务的,你说缺什么,随时给你加。他们的首相是我助选的,跟他一交往,就成好朋友了,他竞选的时候跟比利时人民说,我认识中国一大帮好企业家,他们一来,咱们的就业问题也解决了,就这么一说,当上首相了。

萨马拉齐跟我说过,奥运会之后的第四年,就是奥运城市、奥运国家品牌崛起的日子。1964年东京奥运会之后的第四年,1968年索尼到巴黎卖电热毯,法国人说我不用电热毯,法国人说,能不能收音机变小点,信息传回日本,结果变小了,小收音机卖疯了。后面说,能不能把随身听做小一点,又开始卖疯了,然后PC2是日本的另外一家公司,卖不动,他们就跟索尼说,借用你们在欧美的渠道,能帮我卖卖吗?一试很好,干脆合资成立了索尼娱乐。

所以索尼的命运,日本的命运实际上是从1968年延伸到巴黎才成功的。

大家知道三星中国是哪一年成立的吗?1992年。道理特别简单,就是韩国汉城奥运之后的第四年,2012年的7月27号,伦敦奥运会开幕式,将会有全世界最大的一次失恋发生。奥运城市基本上都是一个规律,在奥运之后的第四年开始醒过来,以奥运共赢的模式开始抱团。所以,我认为民营企业的机会,就在于2012年的抱团,在全世界建一批,零成本,低风险的中国品牌加速器,赚全世界的钱。赚了人家的钱人家还说你真棒,还交税,还解决当地的就业,你们都是好人。咱们跟他共赢一把。到此结束。谢谢。

何刚:谢谢冯军先生,以个人生动的经历讲述了民营企业比较困难的思路,就是全球化。我们回到话题的整个思考,显然有一个基本的事实,刚才几位都谈到了,中国的民营企业目前处于一个微妙而重要的选择的关口,整个制度和环境也出现了一些重要的变化。那么,如果我们回到整个制度和环境,包括整体的民营企业的发展的这种状态的一个思考,我想接下来我们请张维迎教授,多年来一直专注于中国经济,尤其是民营企业和整个私有产权的研究,请他就多年研究的心得,谈下当下的中国民营企业所面临的环境和制度的挑战怎么样的?有请张维迎老师。

张维迎:做企业就是做企业,那个地方的环境,政策,这些并不是特别重要的。中国人现在都捆在一块,也达不到那么大的竞争力。所以,我建议冯军不要这方面谈的太多,这东西不解决问题的。

我们做企业,要实实在在的使得消费者喜欢你,愿意买你的东西。我们知道中国人对日本人有历史的原因,我们感情上不大那么喜欢。但是,大家看90年代,那么多的日本人的企业征服了中国。所以,包括爱国者等企业,带出去的团队,有没有希望就看你们是不是生产出欧洲人、英国人喜欢的东西。

谈到民营企业的生存现状,可能在座的各位比我更有感触,因为我毕竟不是做企业的。而且我听了好多企业家讲,我的想法跟他们不太一样,我打个比方,不一定恰当。假如一个人坐牢了,没有自由,但是,他知道有人在设法营救他,而且成功的可能性很大,他随时可能被放出来。另外一个人,他在外面,他有自由,但是他知道有人一直在追捕他,随时可能把他逮进去,你说哪一个人心情更好?

我感觉民营企业在80年代,很类似坐牢的那个人,现在的民企则很类似在外边自由的这个人。

我们财富更多了,跟原来不可比,但是,我觉得心情、预期很不一样。这就是我想描述的这个现状。当然,也许我说的有点不一定准确,但是我觉得现在真的有这种感觉。八十年代那个时候大家真的充满了希望,充满了期待,我现在做生意是违法的,但是,我相信未来是合法的。而现在的情况是,正在做的是合法的,但是可能担心,随时变成非法的。

在西方世界200多年前解决的问题,我们现在仍然没有解决,就是人们财产的安全和自由,我觉得非常可悲。我们今天,包括坐在这儿,我讲这些话,我都觉得有点羞愧。因为我们改革开放30年,不应该还讨论这样一些问题,但是我们还在讨论,所以我觉得非常的羞愧。

那未来怎么办?从大的环境来说,中国可能需要一些像邓小平南巡讲话的那样的人,我在年初的时候讲,这几年我们国家气质的变化,我觉得需要一种提气的机会。我年底接到很多邀请,让我报告一下经济形势,我说我不懂经济形势,我也不研究经济形势,我3年以内的事情不太关心。我觉得这是一个认识的偏差,他们真的好象把希望都寄托在宏观的或者宽松的货币政策身上,这样我们又有希望了,这个完全错误的。真正的我们有没有希望,看看1992年什么变化?就是一种气,就是给你自由了,只要你合法,只要你能够为社会、为老百姓创造价值,就是光荣的。

所以,那么多的人,原来甚至没做过企业的人,突然之间做企业了,后来还做得不错。我们现在好多老做企业的人发现慢慢也不太会做企业了。所以,这是我的一种期待。那么,创造这种环境,得有行动。那个年代,20年前也是有行动的,现在我觉得什么行动可以给大家鼓起勇气?如果我们政府真正的下决心,国有企业,特别是中央国有企业的股份大幅度的转让给老百姓,我觉得这个信心马上就有了,因为使我们中国的每一个老百姓看到中国的方向往哪儿走了。现在我们不知道往哪儿走,我们甚至都担心往回走,所以怎么可能有信心呢?

最近有关领导也意识了,但是我觉得重要的是要行动。因为只讲话,没行动,最后讲话就没用了,这也是一个很大的变化。我觉得80、90年代,大家耳朵竖起来想听讲什么话,现在好象讲了以后,大家没有觉得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印象。我觉得这些都是需要做的。

当然,民营企业本身,刚才几位谈到怎么提高素质,我觉得非常的重要。管理方面我不懂,但是我想作为真正的企业家,其实就是很简单,你怎么使人家消费者感到高兴,使人家更幸福,你给人家创造价值,始终盯着这一点。太多的东西在中国适用,去美国可能不再适用。现在包括像民营企业赚钱不是靠自己真正为消费者创造了价值,而是以政府的补贴来维持,这也是很可悲的。

当然,国有企业更是这样了,所以我一直在告诫我们民营企业自己的努力,尤其要防止民营企业本身既得利益化,因为政府有这么多的资源总可以摆平,给你一些诱惑,使得我们不太真正的求上进,如果这样,我觉得非常可悲。这是我想说的话,谢谢大家。

 

相关专题:《财经》年会2012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hanfn] 标签:财经 爱国者数码 企业做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0人参与  0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 单日流入资金最多个股
  • 明星分析师荐股
@/data/finance/htmlcron3/projects/other/article_zjlr.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