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中纪委全会将有重大决定?

中纪委全会将有重大决定?

四中全会只字未提周永康案徐才厚案,但被开除党籍6人却大有玄机。

沈建光

沈建光:央行为何要救楼市

如果央行再不做,那就可能完了。整个房地产,目前面临很大的冲击。

非常道专访刘和平

刘和平:中共用新文化建立政权

《北平》编剧谈1948,称国民党贪腐成风,解放区人人不需要钱。

中美经贸关系

2012年06月08日 15:52
来源:凤凰财经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全体会议:中美经贸关系(中美经贸关系的未来:协同与合作)

项兵:大家下午好!今天我很高兴有这个机会作为这个环节的主持人,大家知道全球的经济现在挑战还是很大的,欧元危机问题,包括美国经济的复苏,到现在还没有见到太多的正面的因素,中国、印度、巴西经济的放缓,在现在这个情况下,中国和美国作为世界第二和第一大经济体,也是第二和第一大贸易国,有不可推诿的责任。

今天的这个环节我们讨论的是中美贸易关系,我们今天请到了三位嘉宾,我会给每一位讨论嘉宾提一个问题,让他们做几分钟的阐述,之后接受大家的提问。第一位嘉宾是骆家辉先生,他是美国驻中国大使,接下来美国政府该做的最重要的促进中国和美国的经贸合作,美国政府应该做的是什么呢?

骆家辉:非常荣幸有机会参加这次讨论,不管是哪届政府,回顾过去,美国政府不管是民主党执政还是共和党执政,是一贯寻求同中国有更强的经济文化和政治联系,这个不会改变,这30年以来是一直不变的。自从我们建立外交关系以来,在卡特总统领导下建交的,现在我们正在庆祝尼克松总统对中国历史性访问40周年。最重要的是持续对话,进行各个层次的合作,不只是政府、领导人之间,还包括商业街领导、科学界、学术界,当然也包括民间的对话。

美中两国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我相信世界都期望看到中国和美国都发挥重要的作用,就像气候变化问题、疾病问题、饥荒问题甚至于安全问题,没有中国和美国积极的领导作用和继续合作的话,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项兵:非常感谢。接下来要介绍的嘉宾是龙永图先生,龙永图先生在中国家喻户晓,而且是全球闻名,他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首席谈判者。龙先生,你在中美贸易方面有很多年的经验,你还是博鳌亚洲论坛的秘书长,在你看来,有什么样的障碍会影响到中国和美国的贸易关系的发展?我想听听见您的见解。

龙永图:谢谢,我非常荣幸能和骆家辉先生、Nick Reilly先生一起咱们今天的讨论,就像骆家辉大使所说的,对中美两国来说,要加强相互的理解和沟通,包括人民和民族的沟通、了解。就我的经验来看,在很多时候美国和中国有很多的差异,这个差异很多沟通交流的问题。也就是说互信、相互了解,是两国之间交流最重要的问题,这种沟通机制恰恰可能成为两国关系非常大的一个障碍。

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我们可以拥有政治的基础来促进两国之间的相互关系,甚至到很高的层面,我们都有这种基础去沟通。而且双方都非常致力于促进中美两国的关系。从民意角度来说,民意的基础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大家可以发现中国人对美国人其实还是比较友好、比较坦诚的,我觉得这对两国关系非常有利的一面。

我们现在在北京,大家知道北京有一个知名人士叫马布里,他以前在NBA打球,他是北京英雄,很多北京人都特别爱他。这种友好的基础确实是一个更好的沟通的基石。

当然我们在谈到中美之间的经济和贸易的问题,两国之间存在非常强大的互补性,我们有非常强的经济联系,中国现在越来越走向基于消费型的经济,尤其是中国的中产阶级在崛起。我们知道五年之前中国占世界的消费只有5.4%,这和当时意大利的水平差不多。五年之后,在2015年,中国的总消费将增加到14.1%,超过日本,成为第二大消费国,仅次于美国,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趋势,也是个基础。在此基础上,中美关系可以得到进一步提升,因为这种关系需求驱动型、消费驱动型。中国现在正在基于国内的消费来促进经济发展,所以我对于两国未来的关系表示乐观。

当然两国之间关系还有很多的细节,我的经验告诉我,在过去十年左右,我们总是发现细节上面会有点小麻烦,比如说在处理中国和美国贸易不平衡方面,不仅仅应该减少中国到美国的出口,其实我们应该增加美国到中国的出口,我们应该分行业、分产品逐步来看,究竟什么样的美国行业、什么样的美国产品,或者是哪一家美国企业能够更有竞争力,把产品、服务输往中国。我们经常很自豪地,我们增加了对美国的进口,所以我们必须要仔细审视一些细节,我们必须要解决一些基本的问题,而且以专业的手法做这些问题,来实现两国之间关系的顺利发展。

我就讲这么多,谢谢。

项兵:谢谢龙先生,稍后我们在看未来五到十年发展的时候,尤其是说到美中两国哪一块可以得到很快提升的时候,再来请龙先生谈这个问题。中国内需驱导型的,这就需要服务产业,我知道美国的服务业占很大的比重,下面我们把话筒交给第三位嘉宾Nick Reilly先生,他是上海通用汽车的董事长、美国国家APEC中心名誉主席。我问您的问题是这样的,我知道你在GM担任领导,GM在中国发展得很好,从商业的角度来看,人和企业在未来中美两国合作方面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Nick Reilly:谢谢您的提问,这个问题非常重要。现在我们取得了很多的进展,尤其是在亚太地区过去20年时间,其中有些进展让人非常深刻,选了20多个国家的代表组成了APEC顾问委员会,他们一年碰四次面,解决一些非常重要的问题。我觉得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政治确实需要来自于企业界的见解,比如说食品和安全问题,都受到了中国和美国企业家代表的推动,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另外还有环境税收的减少,也是受到他们的推动;供应链的问题、反腐败的问题,也是在APEC的日程上,APEC百分之百的企业家代表都签署表示同意。

企业家已经提供了很多的建议,我想这个趋势还会进一步持续,我也鼓励在座的各位能积极参与进来。当然从企业和商务的角度来说有很多的风险,这些风险可能会把一些大的项目引向深渊,我们需要尽量减少这些风险、应对这些风险。我们这个论坛讨论了很多次,欧洲的危机非常严重的一个问题,不管欧洲发生了什么,他们在很多行业都没有那么高的竞争力,政治家也不是那么团结,欧洲因此有可能会看到再次更多的一些保护主义的抬头。这样会导致全球出现一个保护主义加强的趋势。

但好的新闻是,中国和美国有一种直接的联系,从政治角度来说,今年是总统大选年,所以有人会我们很关注工作岗位,我们不喜欢美中贸易不平衡状况,竞选者其实都在给未来做下承诺,保护主义会让人感觉非常糟糕。当然还有一些其他的风险影响着中国和美国关系的发展,其实中美是可以建立相互互利的贸易关系,就像骆家辉大使所说的,世界在寻求领导力,尤其是希望中国和美国发挥领导作用,企业家对非常有效的对话机制非常感兴趣,希望能够从企业家的角度审视两国的关系。我想如果这样的话,发展还会进一步地继续下去。

骆家辉:政府领导人提出的议程驱动力是来自企业界,正如龙副部长所说的,光是说中国对美国的出口怎么样是不够的,我们还得增加美国对中国的出口来解决贸易逆差。可是哪些美国产品和服务要进入中国的市场,要看看什么事情妨碍美国的产品、美国的服务或者美国的企业进入中国,所以我们需要取得企业界积极的参与,所以我们需要大家参加,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这么高兴有这次APEC工商领导人的论坛。我们还要听听中的企业家有什么抱怨,有什么问题,在中国做生意的时候遇到什么问题;还要听听美国的企业家在法律服务方面、官僚主义方面遇到什么样的事情。

龙永图:我这里想支持骆家辉大使和Nick Reilly先生所表达的观点,我觉得企业界在推动美中贸易关系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尤其是开放市场方面。当我们在北京谈开放市场的时候,1998年、1999年,当时主要是娱乐行业,当时美国一些大的娱乐企业在北京的宾馆和美国的贸易团队在一起,这些行业的人给政治家提供的很多建议。所以当我们到谈判桌上开始谈判的时候,他们就有了一些具体的概念和问题,这给了我们路线图和指导,这样我们就能明白如何来应对,可以告知公众,说我们曾经在这一块做得不够好,没有和行业紧密联系和沟通,没有在谈判当中代表他们的利益,在会议当中没有他们的一些反馈。

但是现在很多中国的企业现在还是有些害羞,不太愿意积极参加到这个过程当中来,他们不像美国的一些阶级一样积极参与到这个进程当中来。所以我呼吁中国的企业家和企业能够更积极地参加到这个进程当中来,因为这样两个国家可以增进了解,就像我说的,这对于两个国家的增进了解和发展非常重要。所以今天我很高兴能够有机会在这个论坛上讨论这个问题。

其实工商领导人最初的一些论坛我也参加了,当时中美贸易也谈得正浓,我觉得有企业家的参与是非常重要的,这样的话可以让各方的政界领导人真实的理解双方企业界的需求,而不是说一些空话或者是绕弯子的话,如果你总是讲一些非常空的,没有针对性的一些细节的话,你永远找不到正确的解决方案。所以只有当我们正视这些细节的时候,才能推动双方的进展。

但是这些细节的问题必须要由企业家来提供,因为政治家不是专家,不是各行各业的能手,所以他们必须要聆听企业家的声音,包括骆家辉大使和Nick Reilly先生讲得很对,就是企业家的想法很重要。

项兵:我们经常会听到美国的企业家抱怨说签证是一个问题,到中国签证是一个很大的障碍。

骆家辉:我也听到过这样的抱怨,美国人到中国签证会非常困难,签证时间非常长。现在的情况是,申请签证的话要等8天,我们大幅度的缩短了签证面谈等候时间,而且申请者几乎90%都可以拿到签证。还有一件事情,过去如果你拿着商务签证到美国,如果过期时间还不到一年,是可以自然进行续签的,而不需要面谈,你可以寄到大使馆,一周之后我们会寄回来。还有一种情况是商务签证到期以后,在四年之内再申请签证的话,可以不需要面谈;如果真的需要面谈的话,等候时间只有2天到4天时间。所以我们已经取得了重大的进展,在全中国各地使人们都能够更快、更方便的拿到签证。

项兵:你们的确做了很多的工作改善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关系,尤其是业务往来的关系。中国在全球的GDP贡献率是10.5%,美国是21.5%;就贸易来讲,中国的贡献10.7%,美国是10.47%,两国国家在经济中都扮演者重要的角色,除了国力之外,还包括很多其他的领域。对于接下来要上任的美国政府领导班子和中国政府领导班子,你们觉得有没有什么积极的、有利于两国关系重大改进的影响呢?

骆家辉:也许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吧,我想美中关系的一个好处,就是双方都了解对对方互相依赖,美国欢迎一个崛起的繁荣的中国,我们也知道中国越来越繁荣,而且已经看到了数以亿计的中国人已经摆脱贫困,进入中产阶级,这就意味着中产阶级所需要的产品和服务需求量特别大,所以这就很大的商机,无论是食品方面还是医疗器材方面,因为中国的医疗正在改进,还有环保服务,河流、水都变得更干净,还有空气的净化方面,这些对美国公司都是很大的机会。

同时中国也非常希望有一个很强劲的美国经济体,因为美国人工作越多、口袋里的钱就多,花的也就越多。中国是美国人民购买产品和服务重要的生产者,所以美国人民越繁荣,失业率低、经济强,就意味着中国人民有更多的工作机会,所以我们两国经济体是互相依存的。我们还看到两国在其他方面都有很多合作,比如非洲动乱、苏丹、核武器等等;而且我们还看到越来越强、越来越紧密的商业界方面的合作,还有两国的科学家和大专院校方面的合作。

龙永图:有些美国的媒体认为,很多中国人认为美国是一个正在衰退的巨人,所以美国目前来说可能存在重大的问题,但中国会很快成为第一经济体。但是中国人不是这么想的,因为我们认为美国现在是而且未来也是全球最为重要的经济体,我们还是对美国充满了敬仰,因为他们在科技方面非常领先,包括文化创新、开放的精神,这就是美国的趋势。

我们觉得美国现在的确面临一些暂时的金融危机带来的问题,但是经济的基本面还是比较稳健。这也是我们对美国经济的一个基本的理解。就像骆家辉大使所说的,我们也希望美国的经济在未来更加繁荣。而且我们也看到,实际上美国经济正在恢复。我想这是中美之间是一个互相依赖的关系,在未来将会有更进一步的发展。我觉得中国软实力的实现还有很久的路要走,所以我们还是需要不断地学习,从各个方面向美国学习。

我们的确理解美国在金融服务领域出现了一些错误,但是我们还是能够从美国的金融服务业中学到一些东西,因为中国人不断地从老师那里学东西,虽然老师也会犯错误。尤其是在金融危机对美国产生了重大影响,对全球经济也产生了重大影响。但是我们还是深信,美国的经济目前还是不错的,因为美国的经济做得好,不仅仅对中国的经济有好处,对全球的经济也有好处。美国和中国真的是应该携手共进,成为全球经济恢复的发动机和动力。

中美之间的贸易关系不仅仅对两个国家来说很重要,而且对全球也非常重要,我们应该认识到这样的责任,才能使我们更加谨慎、更加敏感地处理两国之间的贸易关系和政治关系,所以责任非常重要,大家一定要了解自己扮演怎样的角色和职责。

项兵:中国是美国第二大贸易伙伴,中国最大的贸易是欧洲,第二是美国,第三是东盟,第四是日本。去年中美之间的贸易是美国和东盟之间贸易的三倍。中国的一些行业,比如说金融服务和电信业还没有开放,但是中国经济由于加入了WTO而变得如此开放,比如说中国的贸易在GDP所占比是70%,比日本、美国和印度的占比要高得多。在中国的跨国公司,他们的确是为中国的出口做了大量的贡献,就沃尔玛本身在去年占比就有10%,这在其他国家是无法想象的,所以中国是很开的,而且一直都很开放,在唐代、在明代,不管我们在哪个时代开放都会成功。龙永图先生在中国加入WTO过程中做了很大的贡献,我也希望中国在未来开放方面能够做得更多,美国也如此。从中国、从美国的角度,我们看到高科技还是受到一些限制,还没有出口到中国,Nick Reilly先生有什么看法?

Nick Reilly:我觉得大家可能还是对贸易比较感兴趣,如果说能够把贸易处理得很好的话,实际上能够使很多人摆脱贫困、改进生产效率,同时也能够促进国家之间进行技术上的合作,这也是其中的一个优势。我对于美国新一届的领导人有一个建议,为了能够更好地让中美之间的信任加强,同时能够有所成果,我想对这两个国家来说,大家要选择一些具体的项目,比如说没有什么争议的项目,比如说环境、食品安全,使中美之间共同领导一个项目,大家共同往前走,给全球做一个榜样,中国和美国之间已经改进的信任,并且有一定的成效。所以我想如果有具体的项目是非常有用的。

项兵:这个想法非常不做,在特定的领域中也许是食品安全或者环保,这应该是大家共同的目标,大家一起合作。刚才大家都提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接下来请台下的嘉宾提问。

提问:我想问骆家辉大使一个问题,本周美国的太阳能行业提到两国政府应该坐下来建立一个有建设性的对话,尤其是针对目前的太阳能技术方面的贸易摩擦,我想问一下您的想法是怎样的?中国和美国之间应该怎样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同时来避免两者之间的贸易摩擦?

骆家辉:我想我们两国不要保护主义,这是非常重要的;而且两国都已经承诺要尽量避免保护主义,但是我们要随时保持警惕,一定要执行。因为我们知道保护主义会导致报复,会导致贸易战争,贸易战争是没有赢家的。现在中国和美国都是遵守世贸组织的贸易规则的,来自一个国家的公司不能够以低于通常的市场价格把产品销售到另外一个国家,而且不允许各种政府补贴。所以我们两个有关光伏、太阳能方面的纠纷,必须根据具体的情况来判断和解决,而不是政府之间要谈判的事情,这牵涉到个别公司的行为,他们不能低于正常的市场价格来销售,所以两国之间的纠纷是属于全球贸易体系很正常的一部分。

中国到美国的出口这么多,但是只有百分之三左右才会有附加的关税,而且这些是正当的说法,也就是说中国对美国的出口都是遵守国际贸易规则的,而不会受到美国任何的制裁。同时贸易关系的不断成熟,总是会有一些摩擦。美国实施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也会针对来自法国、加拿大、墨西哥的产品。我们现在有一个机制可以用来强制执行这些国际贸易规则,这是好事,这些规则适用于所有的国家。中国有时候会对来自美国的产品或者欧洲的产品施加一些惩罚,这都不是什么不正常的,而且都是属于以规律为基础的国际贸易体系的一部分。

龙永图:我想补充一点,说实话一般来说提到贸易摩擦的时候我一点都不担心,尤其是中美两国之间,因为贸易摩擦也是WTO以及国际贸易关系的部分之一。但是有时候我会觉得比较沮丧,比如说太阳能,对改善环境是非常有好处的。所以我们希望美国能够有一些更为仁慈和灵活的方式处理新能源行业的问题,因为它不是普遍的商品,这个行业是促进人类进步的一个领域。中国因为劳动力成本比较低,相对而言有一些竞争优势,所以能够在中国生产更好、而且更便宜的太阳能,为什么我们不能选择一种更为灵活、更为友善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呢?当然这不仅仅是观点的问题,贸易就是贸易,规则就是规则,但是有时候我们可以加一些大家共同的目标或者公共立以来看待这个问题。

骆家辉:这些贸易摩擦的案件是由公司提出来的,不是美国政府的,美国政府是作为裁决者。这个案子实际上是一个德国企业在美国做生意,他们提出的。实际上很多美国公司不同意德国公司的胜诉,所以在美国有不的看法。当然发展中国家相对发达国家来说,有一些成本方面的有利条件,这不是非法的,你们可以利用你们的有利条件,以比较低的价格进行销售;但是不能低于正常市场价格,这是一个基本的国际规则。两个政府都在试图补贴促进清洁能源,所以我们需要确保一些新的技术有一些好处,我们希望能够接受而部署到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

提问:我的问题是问骆家辉大使的,我们是一家航空公司,我们非常希望我们的学生能够到美国去培训,我们也希望能够和美国之间进行对话,我们对此感到非常高兴、非常愿意。但是我的问题非常简单,你们也知道我们一直有领导力的课程,让中国的学生和美国的学生一起来进行学习;我们还有中学,有国际DP项目。我的问题是,美国政府是否鼓励中国学生在美国学习?如果是的话,如何鼓励他们呢?第二个问题是,美国政府能否在美国保证中国学生学习时候的安全?

骆家辉:我们是非常鼓励更多中国学生到美国学习,现在每年大约有16万中国学生到美国学习,在外国学生中,中国学生占的比重最大,而且每年以很快的速度在增长。我们怎么鼓励更多中国学生来美国学习呢?我们有很多具体的项目,在各领事馆可以让中国学生了解,他们有一些什么问题,我们可以给他们公正的建议和咨询。

在申请签证方面,我们是对学生优先的,如果美国的已经接受了他,我们会确保他在开学之间能够到达美国,在这个时期学生的签证是优先的,这可能就使旅游签证和工作签证时间要长一点,这就是为什么以前申请商务签证和旅游签证的人要等五、六十天,但是我们现在做了努力,现在等候时间只需要八天。

我们保证所有的中国学生在美国学习的安全,但是我们不能保证他们所有的安全,我们希望大家都是安全的,美国人和外国学生都一样。

项兵:我们这个环节的论坛到此结束,再次向三位嘉宾表示感谢,谢谢你们。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凤凰财经”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或音视频),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凤凰网财经频道(010-84458352)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责任编辑:fangya] 标签:美国 中国 问题 中美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0人参与  0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 单日流入资金最多个股
  • 明星分析师荐股
股票名称 股吧 研报 涨跌幅 净流入
方正科技 股吧 研报 7.20% 41470.52万元
建发股份 股吧 研报 5.69% 23271.75万元
天津港 股吧 研报 9.11% 21479.06万元
复旦复华 股吧 研报 4.57% 19591.87万元
华工科技 股吧 研报 7.79% 19300.96万元
太原重工 股吧 研报 7.80% 18321.26万元
伊利股份 股吧 研报 2.42% 17128.76万元
厦门国贸 股吧 研报 10.02% 15793.32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