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李途纯首度回忆狱中450天岁月:唱红歌 相信党

2012年02月18日 16:33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钟经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资料图: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

资料图: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

编者按/ 临近2012年全国两会,被羁押15个月后,太子奶公司创始人李途纯被无罪释放。

作为中国知名企业家,中国乳酸菌行业标准的制定者,李途纯带领太子奶从无到有,走向行业辉煌。然而,在经历2008年之后的金融危机、企业欠债、政府接管、身陷囹圄一系列事件后,他与他所创立的太子奶公司也自此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三年来,《中国经营报》记者一直深入一线关注李途纯案:进入湖南株洲县看守所探访;多番采访其家人;并与“太子奶事件”相关各方接触。如今,李途纯案终已水落石出。

在李案背后,民营企业身份之哀,地方政府利益之弊,灰色权利输出之巨尽显无疑。如何推进与鼓励民营企业发展?如何处理好政府与民营企业的关系?如何用法律法规捍卫个人应得之权利?重回清白后,李途纯又将如何重新启程?

在全国两会召开前夕,让我们再次“回到改革”。请看本期专题——《李氏“无罪”》。

“战士”李途纯450天的记忆

特约撰稿 钟经 长沙 北京报道

李途纯出狱已近160天了。

自2011年9月中旬从株洲市看守所取保候审以来,一直到2012年1月20日前,作为太子奶公司创始人,中国知名企业家,李途纯始终夜不能寐。对他来说,能在深夜三四点睡去是一种幸福。

困扰他睡觉的因素除了长达近450天的羁押生活所带来的种种身体严重不适之外,还有对检方宣判的等待。

1月20日,李途纯终于等到了株洲市天元区人民检察院发出的《株天检公刑不诉【2012】1号》文件:其所涉三项罪名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涉嫌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均不成立。这样李途纯被拘禁15个月后,最终被定性为:无罪!

曾身陷囹圄,最终被还以清白的中国企业家,李途纯可谓是第一人。

回到正常生活的李途纯看上去比刚刚获释外出时精神很多。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对于这位曾经叱咤风云的企业家来说并不轻松:除了身体不适之外,李途纯还失去了一手创办并缔造辉煌的太子奶公司,而且因自己入狱家人也遭受诸多牵连和伤害……

450天的被羁押生活让李途纯有哪些改变,54岁的他还能否重新起程?

2012年2月13日,《中国经营报》记者在北京见到李途纯,听他讲述近三年的苦难与反思。

黑暗的尽头是光明

“精神好的时候我就会唱红歌,有时还带着其他嫌犯唱,精神极度不好的时候,我也坚信党中央和湖南省委领导不会让像我这样的一代企业家永远遭受不白之冤,这让我挺过了一道又一道的难关。”

“李途纯被还清白,除了李途纯案本身就是个冤假错案外,也是中央及湖南省委、省政府、省司法系统领导实事求是,以法治理湖南的一次典型案例。” 2012年2月11日夜,长沙文化大厦内,中共十七大代表、湖南天地人律师事务所主任翟玉华向记者表示,李案最终体现了法治湖南的力量——不管遭遇多少艰难险阻,坚持维护法治地位,维护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还民营企业在市场经济中的应有地位。

但回顾本案,他仍不免感叹:“虽然结论很光明,但过程不堪回首。”

翟玉华与太子奶的接触始于2010年六七月间。当时,株洲市有关部门和原高科奶业董事长文迪波首先找到了他,希望他作为太子奶破产重整的代理人。而李途纯刚刚被株洲市公安局直属分局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之名刑事拘留。当时翟玉华并没有答应株洲方面要求。

太子奶破产重组是李途纯入狱不可忽视的一环。破产重组源自2008年的金融危机。

2008年初,太子奶遭遇金融危机的打击,外资银行开始提前逼债,于是太子奶公司不得以向株洲市政府请求政府贷款和支持,2009年初株洲市政府组建高科奶业对太子奶进行托管,而原高科奶业董事长便是文迪波。然而,李途纯发现这家以政府注入1个亿资金的公司却存在着极大风险:李途纯发现高科奶业董事长文迪波个人已转走2000多万元,1个亿的资金中有5000多万元未用到生产销售中去。李途纯方曾5次书面向株洲市相关官员提出风险提示,并希望将太子奶重新交由创业团队管理,否则太子奶将会被搞垮。但最终均不了了之。

翟玉华对记者说,当时太子奶在高科的托管下业绩下滑严重,高科试图引入战略投资者几经失败。于是,“破产重组”成为高科奶业带领太子奶走出困境的主思路,对此,李途纯无法接受。他认为太子奶可以自救,不必走破产重整道路。而一旦破产,股东、债权人、太子奶员工利益均将遭受巨大损失。

2009年7月1日,李途纯给株洲市政府主要领导提交了《太子奶不能走破产道路的报告》,李途纯列举了11条太子奶不能破产的理由。并指出即使要引进战略投资者,也应以自己为主,而不是以身为“看牛人”的高科为主。

自感太子奶被高科强占,拯救无望的情况下,2010年3月太子奶创业团队北上创立仙山奶业,李途纯作为总顾问也随之北上。然而,这次举措却触发了株洲当地利益者的敏感神经。

在政府工作组进驻太子奶近两年没有提出李途纯团队和个人是否涉嫌犯罪的情况下,2010年6月末,李途纯、太子奶党委书记韩月平、数位律师、几十位熟晓高科内情的知情人全部被捕。

“我与死刑犯被关押在一起,时刻受到生命威胁,在刑讯逼供中五次当场晕倒,被狱医、狱友多次抢救,后来专案组也感到事态严重,两位参加刑讯逼供的办案人员调换。”李途纯透露。

到了2010年8月,翟玉华在全面了解了太子奶的案情后,决定要尽全力帮李途纯一把。“我看了所有的材料,很明显李途纯被批捕是个冤案,我不相信在推行法治湖南的进程中还能让清白之人蒙受不白之冤。”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翟玉华并不认识李途纯,更没有任何交情可言。获得李途纯的信任,除了源于翟玉华是湖南最知名的律师之一,还因为他曾在省级司法部门担任检察长,有较广的司法沟通渠道。

此后,翟玉华是为数不多可以经过重重审批之后见到李途纯的人。在羁押期间的李途纯发生多次昏厥,病情极为严重,这让翟玉华担心不已,他于当年8月16日向株洲市公安局递交了《取保候审请求报告》,遗憾的是这份报告并未得到株洲市政府有关方面的批准。

这份取保候审报告此后又分别以李途纯代理律师、家人,甚至株洲县看守所的名义向“上面”(株洲公安局、株洲政府、株洲检察院等)递交了多次,但均未获得批准。

这时的李途纯只能咬牙坚持,“我坚信自己清白。”这是他在狱中常常对自己说的一句话,即使在通过“狱中遗书”向外界反映他在狱中的状况时,言语之中也充满着坚定。

“精神好的时候我就会唱红歌,有时还带着其他嫌犯唱,精神极度不好的时候,我也坚信党中央和湖南省委领导不会让像我这样的一代企业家永远遭受不白之冤,这让我挺过了一道又一道的难关。”李途纯面对记者聊及于此,言语坚定,神采骤起。

李途纯并不是中国共产党员,他的家人表示,他自小就比真正的党员还像党员;翟玉华说,李途纯在他所代理的当事人中是极为罕见的,正因为他有了这份坚持和信仰,绝不妥协,才等到了中央、湖南省调查组的多次深入调查,并最终迎来了黑暗之后的光明。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zhaoch] 标签:李途纯 变更罪名 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0人参与  0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 单日流入资金最多个股
  • 明星分析师荐股
股票名称 股吧 研报 涨跌幅 净流入
五 粮 液 股吧 研报 7.01% 119445.27万元
东方财富 股吧 研报 8.35% 92623.95万元
贵州茅台 股吧 研报 3.87% 87556.87万元
立讯精密 股吧 研报 7.69% 87478.03万元
中兴通讯 股吧 研报 6.94% 78778.86万元
恒生电子 股吧 研报 5.75% 56813.39万元
歌尔股份 股吧 研报 7.53% 56145.81万元
华天科技 股吧 研报 7.51% 53478.04万元